标题 正文

17名广州大学生汝湖支教 教趣味英语跆拳道

2014-07-28 09:40:00惠州日报

孩子们跟着大学生姐姐练跆拳道。

大学生教孩子们做健身操。

  暑期原本安静的校园,因为一群“三下乡”大学生的到来,充满了欢声笑语。7月19日,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一支17人的队伍来到惠城区汝湖镇长湖小学,开展为期9天的“三下乡”活动,给孩子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暑期生活,许多家长听说大学生到来,主动把孩子送来学校。

  孩子们:学手语练跆拳道,学的东西“好新鲜”

  这个夏天,长湖小学二年级学生陈汉良本来的暑期生活是这样的:要么跟小伙伴到处玩,要么在家玩电脑。一群大学生的到来,让他的暑期生活变了个样:上午上趣味英语课、学跆拳道,上音乐课和舞蹈课,下午上手语课、手工课。每节课他都上得很开心。要到下学期才开课的英语课,这个暑期他提前接触到了,并且爱上了英语。平时在学校他最喜欢的课程是语文课和体育课,而这个暑期他上了许多以前没上过的课。

  三年级女生陈锦媚在大学生哥哥姐姐那里学会了唱《爸爸去哪儿》这首歌,学会了跳快乐舞步健康操,还学会了一些手语,她说这些哥哥姐姐教给他们的东西“好新鲜”。

  长湖小学教学点校长高新民说,暑期孩子们放假在家,要么是帮家里摘花生、晒稻谷,要么就是到处玩耍。孩子暑期安全问题,是学校老师和家长都非常关心的问题。听到有大学生来“三下乡”,给孩子们上课,一些家长主动提出要把孩子送过来,甚至有些非本校学生的家长听到消息也把孩子送来了。

  长湖小学是一个教学点,目前有116名学生,分学前班、一年级、二年级和三年级各一个班。学校包括校长在内共有6名老师,老师们除了负责本科教学工作外,还兼任其他课程,像“万金油”一样。学校有一名英语老师,但并非英语专业出身,而音乐老师和体育老师都是其他老师兼任,没有美术老师,孩子们都没上过美术课。这是第一次有大学生来到学校支教,“很多家长向我反馈说,孩子从大学生身上学到了许多有意思的知识,很好玩。他们对这些大学生的评价都很高。”高新民说。

  大学生:男生睡地板女生睡课桌,自己生火做饭

  这17名大学生以大一学生为主,小部分是大二学生,都是90后。下乡期间,他们吃住都在学校,买菜做饭都是自己搞定。在睡觉问题上,为了节省有限的经费,他们决定把睡凉席的权利让给仅有的4位男生,买来4张凉席直接铺在地上当床;而女生人数多,买凉席要一大笔支出,于是大家睡课桌:把28张课桌拼在一块凑成一张大床,13个女生顶头而卧。

  没有床铺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最大的问题。相对来说,乡下烦人的蚊虫更令他们苦恼。一到晚上,趋光的蚊虫就不断飞进室内,“有好多飞蛾,还有不知名的虫子,蚊子就不用说了,好猛的。”因此一瓶双飞人、花露水就在每个人手上传来传去。为了不让蚊虫飞进来,夜里睡觉他们都不敢开窗,而气温又高,“躺下来,桌子都是发烫的。”风扇也吹不凉,早上起来浑身都是黏糊糊的。尽管如此,他们说夜里的睡眠还是不错,“白天太累了,一躺下来很快就睡着了。”

  这支“三下乡”队伍领队大二学生雷兴茂说:“白天上课体力支出大很累,所以我们一致认为要吃好一点补充体力。”雷兴茂说的吃好一点,是指基本保证每餐都能吃上肉。出发之前,他们每个人都交了100元的活动经费,17个人的交通费、伙食费,还有买教具的费用,都算在里面。

  他们每人有不同分工,上完课有的去汝湖市场买菜,有的在厨房生火。“我们用土灶来煮饭,因为那个锅做的饭才够我们17个人吃。”许多同学都没生过火,第一次生火,因不懂控制火势,烧出来的饭焦了,还把学校的灶台都给烧黑了。

  高校:打算尝试“顶岗实习”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推行大学生“三下乡”活动,目前全校共有100多支“三下乡”队伍,其中该校外国语学院有4支。这个暑期,除了长湖小学这支队伍之外,其余3支队伍分别在清远、河源和惠东支教。

  “‘三下乡’队伍在下乡前有一套严谨的准备工作,首先要进行调研立项,立项具体到每一节课上什么内容都写得清清楚楚,由学院进行审核修改之后,再报学校立项,最后审核通过再给下乡队伍进行授旗和分发队服。”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方少武说。“三下乡”队伍不仅注重孩子们文化知识的培养,还培养孩子们在文体方面的兴趣。此外,他们还举办科技小讲堂、百科知识竞赛、防火防灾知识和环保宣讲会,调查当地污水问题,走访当地村民了解污水处理情况并宣传环保知识。

  据媒体报道,有些大学生“三下乡”一周或10天后,当地有些学生反而不适应学校的老师了。对于这个问题,目前一些高校已开始尝试一种新做法。他们与一些农村学校协商好,让大学生在为期两个月的实习期间,顶替科任老师的工作,从而让老师去学习与进修。这种做法被称为顶岗实习,大学生可以实习锻炼,老师可以去进修提高素养,对于双方来说都有利。“我们学校也有这个打算,如果当地教育部门有这个愿望的话,我们可以尝试迈出这一步。”方少武说。(文/图 本报记者黄 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