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福利应与税负水平相适应

2008-09-15 09:35:00惠州日报
    王小莉 
 
    日前,“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建设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在会上表示,中国目前不适合建立“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制度,正确的选择是坚持公平与效率相结合。

    诚然,无论是从“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角度,还是从人口众多的现实国情看,中国目前的确不适合建立“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制度。就前者而言,慷慨的社会福利必然使许多人陷入对福利制度的长期依赖,在实行高福利制度的瑞典等欧洲国家,很多人宁愿失业在家,也不愿意外出工作,因为他们觉得工作与否无所谓,靠领取失业补贴和社会救济,照样过得不错。就后者来看,如果我们选择“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制度,13亿人找政府、等政府,不但我国财力不堪重负,而且将造成民族创造力和竞争力的消退。

    然而,与社会福利水平成正比例的应该是国家税负水平,即高福利对应高税负,社会福利水平低,与之对应的税负水平也应该低。像北欧一些国家,其税负要远远高于我国,但由于政府提供了最全面和优质的社会福利,民众依然非常欢迎。瑞典人就自豪地说:“我们可能是全世界纳税最高的国家,但我们享有从摇篮到坟墓的终身福利制度。”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虽然中国税负仅次于法国、比利时,名列世界第三,但国民幸福指数却在全世界排名第48位,福利水平与税负水平极不对应。

    从“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角度看,税收必须通过财政再分配的形式体现到社会公共服务之中,用国际上的通用语来说就是“税收痛苦指数”应该与“国民幸福指数”相对应,才能体现财税运行机制的顺畅有效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和谐。这也是社会公平的基准。事实上,我国的公共投入虽然呈现出逐年增加的趋势,却远未达到与税负成正比例的程度。究其根源,一是社会福利尚跟不上民众的需求,民众通过自己部分经济收益(纳税)换取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愿望尚不能完全实现;二是我国行政成本过高,浪费严重,挤压了社会福利发展空间。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努力使全体人民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推动建设和谐社会”。在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度里,要实现这一目标固然困难重重,但最值得警惕的还是制度建设的滞后阻碍了公共福利的发展,正因为此,公民享受公共福利,固然取决于国家的经济实力,却更取决于制度安排的合理性。如果经济持续增长、财富充分涌流还不足以成就“从摇篮到坟墓”的公民福利,我们至少应该通过制度的变革,提升公民福利普惠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