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阳交警达人车牌驾照一看一摸就辨真假

2018-09-07 11:11:00 稿源:东江时报

  一本驾照、一个车牌拿在手里,他看一下,摸一下,就能辨认其真假,八九不离十。因为识别假牌假证的高超能力,他被同事称为假牌假证的 “识别仪”;从1987年从警起,他就从未离开过交警一线,因为对交通法规和辖区交通的熟稔,他更被大家称为交通法规的“查询机”和辖区查纠的“活地图”。他就是惠阳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平潭中队交警林国邦,从警30余年保持零投诉记录。今年56岁的他仍兢兢业业坚守交警一线。“我热爱这份工作,珍惜这份工作,我希望做到做不动的那一天为止。”林国邦说。

   林国邦向东时记者讲解如何识别真假驾驶证。

林国邦向东时记者讲解如何识别真假驾驶证。

  识别假牌假证的“识别仪”

  头有些秃顶,剩下的头发已半白,慈眉善目,戴着副眼镜,说话时声音响亮,总有爽朗的笑声。在平潭中队,不论是他的上级还是同事,大家都习惯叫林国邦“邦哥”。这不仅是因为他的年龄在平潭中队算大哥,他在交警一线的阅历和经验也是大哥级。

  1987年,25岁的林国邦离开原来的交通工作,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我从小就对警察很好奇,觉得穿一身制服特别威风,做一名警察是我的梦想。”从警并成为一名交通警察,林国邦很喜欢并格外珍惜这份职业。从警至今,他一直工作在基层交警队伍,先后在横沥中队、永湖中队和平潭中队工作。从2002年至今,他在平潭中队已16年了。

  林国邦爱钻研。十几年前,假牌假证现象比较多,网络系统还不发达,查处假牌假证更多时候靠交警临场经验。看得多了,查得多了,林国邦练就了一双识别假牌假证的火眼金睛,无论多么逼真的假证照,到了他的手中总会现出原形。

  林国邦的火眼金睛是因为他有心地总结了一套识别真假牌证的方法,他也从不吝啬地教给同事。

  “真假行驶证、驾驶证可能从外观上无从辨认,但其字体、数字或证件者的姓名笔画会有细微差别;其次是手感,假证件的纸张触摸过于光滑,真证件则有质感。辨认真假车牌有两种方法,一是车牌中间的白色原点不同,二是车牌颜色不同,黑夜中不会反光的车牌就是假的。”林国邦说,真假牌证的细微差别对普通群众来说确实无法识别,但对于经验老道的交警来说,则是基本技能,而这个技能也要靠用心实践和敏感的判断力。“我的脑海里就像装着一个识别器,拿到一本驾照,眼前驶过一辆车子,真假识别方法就会自动显示出来。”

  前些年,有许多外省车辆的车况不好,各种原因没有回原籍所在地车管所办理年审,于是出现了很多假盖年审章的情况,给道路交通安全造成很大隐患。而前些年的年审印章因各地地域间有所差异,假盖年审章是最难分辨,因为证件是真的,网络系统查询外省资料又不方便。但林国邦带领大家在路面巡逻中,一看一个准,一查准没错。有些违法司机还说,“跑了半个中国,没想栽到惠阳交警手上。”据不完全统计,这些年来林国邦带队执勤中查处假牌证案件就有60多起。

  凭着鉴别能力,林国邦的假牌假证“识别仪”外号不胫而走。而他也很乐意与同事分享,还将自己鉴别假牌假证方面的经验总结提炼为“三清三查五拦检”工作法,并在全区交警单位传授经验,让个人私藏成为“大家法宝”。

 林国邦在交通执法中。

林国邦在交通执法中。

  足迹踏遍整个辖区成“活地图”

  识别假牌假证的火眼金睛离不开日积月累的勤奋钻研。成为交警的第一天开始,林国邦就告诉自己:“穿上这身警服,只要身体能行,就要履行好一份职责”。为履行好职责,他努力提高业务水平。

  熟悉林国邦的同事都知道,他有一个记笔记的习惯。平时一有空闲时间,他就扎进书堆,钻研法律法规、市场营销学等一切与业务工作有关的知识;每次上路执勤,也会随身携带一个笔记本,在执法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都会详细记录,执勤结束后研究遇到的问题及解决方法。从警30余年来,他所记录的笔记本已有二十余本。同事们在工作中遇到疑难杂症,打个电话咨询他,问题往往就能迎刃而解,所以被同事们誉为惠阳交警大队的“业务查询机”。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好笔头还靠勤脚步。林国邦从横沥到永湖再到平潭,都是基层交警一线。如今,他在平潭镇辖区工作16年,足迹早已踏遍整个辖区。辖区内村居布局、道路街巷、视频卡口、探头位置和监测范围都烂熟于胸,是个名副其实的辖区“活地图”。同事们说,只要林国邦查处违纠,车辆当事人到达现场有哪几条路可走、途经几个探头等重要信息都会条件反射般出现在他的脑海。这个绝活让他在查处违章车辆、查办交通事故案件时如虎添翼,仅2018年就查获各类违法人员10余名。

  林国邦当过交警中队民警,担任过中队领导,后改为非领导职务,但他始终保持着积极向上的心态,如今临近退休,也与大家一起日夜忙碌。以前他带的下属,如今成了他的领导,角色的转换,心态也需要转换。平潭交警中队副中队长卢文新以前就是林国邦的下属,这点他深有体会。他说:“邦哥是我们的榜样,以前他是我的领导,执勤都是他带我们。现在他也同样在我们组,只不过他不是带队领导了,但他还是那样热情地对待工作。”

  从警30余年零投诉

  林国邦说:“将心比心,一句好话能让人心情愉快,一句恶语却会伤人心甚至引发矛盾冲突。”

  因此,他在日常的执法执勤中十分注意一言一行。每次查处违章都耐心细致对驾驶员进行教育,指出违章行驶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动之于情,晓之于理,使得一些不服气的驾驶员最终服从教育和处罚。

  在文明执法中,林国邦也从不吝啬对司机师傅们说“对不起”。“有的时候我们有没做到位的地方,司机会生气、责怪,情有可原,那我认个错表示歉意也没什么。”林国邦说,他从不认为道个歉就会有损交警形象,相反更能拉近交警与司机们的距离。

  有一次林国邦和同事在路面查处违章车辆时,一位同事同时登记几位司机的驾照,归还时将两位司机的驾照对调了,而其中一位司机先行离开,留下的那位司机看到拿错的驾照后非常生气,破口大骂。“这位司机本来违章被罚了,心里不舒服,交警出错他就想借机发泄一下,心情可以理解。”林国邦说,当时他一看形势不对,同事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怕招架不住被骂引发冲突,他赶紧走过去对那位司机道歉,和颜悦色地劝解司机,并提出尽快帮忙把其驾照追回来,那位司机这才偃旗息鼓。事后,他留下那位司机电话,又赶紧通过电脑查询到另外一位司机电话说明缘由,最终将两位司机的驾照邮寄给各方,双方司机都表示满意。

  有时候,在路面执勤查车的交警或协警忽略了文明礼仪,拦停车辆时没有敬礼或敬礼没被司机看到,也可能被一些脾气不好的司机责怪。

  有一次,林国邦带协警在路面查车,协警指引车辆靠边后便请该司机出示证件,该司机却称协警没有给他敬礼,不肯配合检查。这时,林国邦赶紧走上前,先是对司机敬礼,然后说:“对不起,刚刚是我们协警没有当面给您敬礼,我作为带队领导给您道歉。”见年过半百、与自己父母同辈的老交警如此诚恳,本来存心找茬的年轻司机不好意思了,连忙回礼,并大方配合检查。

  在处理交通事故时,林国邦总是不遗余力地破案,竭尽全力帮助受害司机维护合法权益;而在多年的路面执勤中,林国邦对跑长途的司机师傅又“厚爱三分”。“按法律法规,经过教育,能尽量处罚轻点的就轻点,他们为了生计跑长途很辛苦。”林国邦说,他看过很多长途司机都是拖家带口跑车,吃喝拉撒都十分艰难,不小心违反了交通规则,如果重罚,对他们来说收入减少不说,还会影响开车心情。

  正是因为业务熟练,还时刻恪守文明执法,处事公道,林国邦备受司机师傅们爱戴,他在同事间也备受尊重。坚守基层交警一线30余年里,林国邦至今仍保持着零投诉。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通讯员李斌 本版图片 由林国邦提供

王照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