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让惠州商家赚翻 母婴店婴儿洗澡游泳排长队

2016-09-26 08:56:00 稿源:东江时报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育婴行业需求大,很多人参加相关培训后走进该行业。
本报记者姚亚超 李芳娟 摄

  32岁的张女士下月初就要生二孩了,这几周,她通过走访对比,为5岁多的老大在小区附近物色了一家小型培训机构,主要是每天晚餐后学习英语知识,“等老二一出世,我的更多精力自然要偏向小宝宝一些,虽然公婆也在这里帮我,但月子里、新生儿的事情特别多,把大的送去兴趣班、培训班,有老师教我也放心。”

  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市场对这一人口政策迅速作出了反应,一些新老行业正在释放新的信号以迎合当下以及未来新的市场需求。如兴趣培训班、托儿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与此同时,家政服务、母婴用品、亲子游等相关行业风生水起。不过市民希望更多公共服务能配套先行。

  关键词 培训行业

  有的幼托班从去年底开始呈满员状态

  跟张女士一样,市区江北橙子小区很多80后们陆续生育二孩,嘉琪妈妈在嘉琪两岁时生了二宝,放在小区附近开的幼托班那儿。负责人苏老师一开始是在家带孩子,后来渐渐发展成开幼托班帮邻居照看孩子,今年最多时接纳10个孩子,这也是她目前能承受的最大量。这个家庭式的幼托班主要接纳3岁以下孩子,按月计费,早上8点半至下午5点半,包早、中餐、午点。她会安排音乐、绘画、讲故事、做游戏等多个丰富的活动穿插,让孩子们在这里玩中有学,开开心心。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我觉得这样的机构社会需求会越来越大。”苏老师说,从去年年底开始,这个幼托班就一直是满员状态,目前陆续有家长找上门来预约学位,还有的希望她扩大规模。“根据预约来看,现在到明年初这段时间无法接纳新的小朋友,而托管在这里最小的才一岁四个月。”苏老师说。

  因为服务对象主要是小区邻居。苏老师也没有刻意严格托管时间,本来规定的托管时间是早上8点半到下午5点半,但不少双职工家庭,父母8点钟出门就把孩子送到了这里,还有的是下午6点下班后才来接孩子。“小朋友在一起玩耍是很快乐的,我自己的孩子也在一起。”她笑着说,这是一项甜蜜的事业,原本她是一名报关员,但自从有了宝宝就选择辞职当全职妈妈,于是关注幼儿教育,学习教育领域知识并考证后,最终选择做这一行。

  小区楼下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在市区江北宏益公馆旁,今年暑假开班的一个培训机构正在火热报名,这个培训机构占地约200平方米,最多能容纳几十人。除了传统的英语学习、口语练习之外,还有手工班、绘画班等兴趣班,主要面向群体是小学初中及学龄前儿童,从7月份开班至今,已经招收了20多名学生。

  “现在小区附近兴起不少中小型培训机构,大多主打舞蹈、钢琴、画画、跆拳道,有的还有午托、晚托等托管项目。”市民周女士说,小区这两年来陆续开了4家培训机构,旁边小区也有两家培训机构,而且去报班的孩子还不少,每到周末,培训机构都热热闹闹的。“感觉二孩经济带来的连锁反应非常明显,小区不少准妈妈都在为老大物色这样的培训机构。”她说,要是家附近有政府提供的免费图书阅读室、青少年活动中心这样的机构,那就更好了。

  在市区东平荷兰水乡五期一楼商铺,8月份还空闲着的一个档口,在9月份开学后焕然一新,变成了一个书法绘画培训机构。这几天,小区的妈妈们开始登门咨询,有的说:小孩子的书写很重要,自己要带二孩没精力去教,还不如出点钱让他在家门口上这个班,放学后或者晚饭后送去练习。

  关键词 家政服务

  案例

  怀孕没几个月就急着找月嫂,有的月嫂档期排到明年4月

  “我请的这个月嫂工作5个月休息两个月,都是根据心情接单。”上个月,市民王女士生了二孩,因为父母年纪较大,丈夫也要上班,担心人手不够,她托朋友找了一名月嫂。在闲聊中得知月嫂的收入后,她感觉大受打击,和朋友开玩笑说,以后失业也做月嫂去。

  王女士在我市一事业单位工作,月薪四五千元,年末还有年终奖,虽偶尔会抱怨自己工资低,但感觉钱也够花。这次怀孕,她早早就预留了钱来请月嫂,但等她去市场寻找月嫂时,才发现市价远超过预期。“去年上半年我朋友请了一个月嫂,一个月6500元,我们当时还笑她豪气,谁知现在8500元/月还算便宜的。”如此高的价格,让她有些犹豫,要不不找月嫂,找个钟点工帮忙做做饭算了。在询问朋友建议时,朋友帮她介绍了一个月嫂,月薪6500元,这个价格她比较能接受,约定好费用及上班时间后就跟月嫂签了协议。

  怀孕才6个月,市民君君就已经找好了月嫂。“不早早定下来,我怕临时找不到人。”2010年,君君朋友怀孕生子,坐月子时请了一个月嫂照顾,当时工资是6000元/月,对于这个月嫂,朋友十分满意,当时本想留月嫂继续在家帮她照顾孩子的,但遭到拒绝,因为那个月嫂的工作预约很多,还曾被请到上海、江西去帮忙。得知君君怀孕的消息,朋友立马向她推荐了那位月嫂,但等她上个月联系时,却被告知,一个月的价格是11000元,而且档期已安排到明年4月份,月嫂推荐了她的徒弟给君君。在简单沟通后,君君就和对方签订了协议,约定工资是8500元/月。一些亲朋说这个价格贵了。“这个价格并不算高,她有高级月嫂证,要去外面找,价格更贵。”面对朋友的质疑,君君这样解释。

  ◎市场

  今年三四月开始,月嫂、保姆、钟点工日渐紧俏

  随着时代的进步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越来越多的产妇,特别是二孩产妇会选择月嫂照顾坐月子,甚至个别产妇会选择专业的月护中心坐月子。惠州市家政行业协会副会长付喜萍从事家政服务行业10多年了,她感慨地说,全面二孩政策放开所带来的红利从今年三四月开始凸显,与之相关联的月嫂、保姆、钟点工都随之紧俏。

  “我们也能感受到,现在的80后、90后产妇请月嫂跟以前有所不同,基本有这样几个要求:一要求年轻化趋势明显;二对文化程度有期许,要求高中学历,最好有育婴师经验;三注重其身体状况。”付喜萍说,在今年8月协会没有成立之前,我市家政行业服务水平良莠不齐,价格也五花八门,随着协会成立引导规范,目前50多家会员单位在价格、服务水平等方面基本达成一致,这也让市民在选择家政人员时更加省心。

  “实话说我生大宝时没坐好月子,已经出现了一些腰痛等症状,好在还有一次机会,一定要趁生二宝养好身体。”市民朱女士说,当时自己真是亲力亲为,还有产后抑郁,导致没有养好身体,有过一孩的生育经验,很多二孩妈妈更加注重月子期间的保养和恢复,愿意花钱选择请月嫂或者月子中心,让自己和家人更轻松度过这个特殊阶段。

  那么,随着需求上涨,家政价格是否也水涨船高?“这十年,任何行业的人工肯定是上涨了的,但并没有因为二孩政策导致的需求增加而坐地起价。”惠州市家政行业协会负责人介绍,目前我市住家保姆的价格大约是3000~3500元/月,一般月嫂价格在6000元左右,最高的达到9800元/月,在经济条件允许、夫妻俩又要上班、生活水平提高等多种因素下,家政服务行业走入寻常人家。“客户真的是不缺,现在协会致力于提升服务人员的素质、服务水平。”付喜萍说,目前很多月嫂的档期已经预约到明年4月份了。

任己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