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84岁老人与一艘小船的生活 每天到船上祈福

2016-09-04 09:09:00 稿源:惠州日报

  刘阿婆在船上煲汤、扇凉,有时还唱唱渔歌。

  日前,一天午后,惠城区汝湖镇水上社区84岁刘花阿婆的院子里洒满了阳光。院子里的龙眼树结满果实,刘阿婆正将采摘下来的果实逐个剥开,晒成果干。一旁,一艘小船特别显眼,这艘船已陪伴她60余载。小船为啥会在院子里?刘阿婆对它有怎样的情愫?

船上还有以前用的船桨。

刘阿婆仍留着小船这张“身份证”。

  至今还用船上的小柴炉煲汤

  刘阿婆出生于惠城区横沥镇一个渔民家庭。18岁嫁到汝湖翟家,依旧在东江上捕鱼为生。新中国成立后,生活有了很大改善,刘阿婆家买了这艘船,一家人就生活在小船上,最多时住了6口人。

  小船在江上漂漂荡荡,刘阿婆也跟着漂荡了几十年时光。2007年,刘阿婆的丈夫去世,孩子们不愿意她继续生活在东江上,强烈要求她搬到岸上住。小船也被晚辈们抬到院子里,以缓解阿婆对渔船的相思情。如今,刘阿婆每天与小船为伴,不离不弃。

  刘阿婆动作麻利地从船尾爬上小船,掀开了雨帘,在方寸之地灵活移动。船儿虽小,但五脏俱全,充满了“生活味”,各种日常生活用品整齐摆放。她掀开小船一块甲板,里面还藏着不少烧火用的枯枝和修船的工具。船尾,一堆砍成小段的枯枝旁,摆有一个小柴炉。刘阿婆至今还用这个小柴炉煲汤喝。小柴炉生起火,刘阿婆就坐在船上,摇着大葵扇乘凉,不时还会唱起渔歌。“等汤煲到八成火候时,将柴火全部推进炉里,我就找邻居聊天去了。什么时候肚子饿了,就回来舀汤喝。”

  刘阿婆当年的生活起居都在船上。梳妆的小镜子、葵扇、小灯等一应俱全。“给你们看一个跟着我最久的东西。”刘阿婆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笑脸,拿来一个至今还保留着的嫁妆——洗澡的木盆。她说,以前天冷时,在船上煲点热水倒到盆里,蹲在船尾,从木盆舀水洗澡。“夏天就直接跳进东江洗澡了。今年夏天,我还到东江洗过两次澡呢。”对于水和船,刘阿婆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虽然岸上有了房子,但刘阿婆和渔船仍有割不断的情。

晚辈把小船搬到了院子里,以缓解刘阿婆对渔船的思念。

  天天到船上祈福,从未变过

  挪进船舱,刘阿婆按动一个小开关,一个指头大小的灯泡亮起了橙黄色的光。灯泡用的是蓄电池,虽然小船已经上岸近十年,但刘阿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蓄电池充电。

  她手拿小灯泡,一一照亮回忆。船舱里,一个小香炉上插着烧完的香条。当年,刘阿婆在东江打鱼时,天天点香,祈祷一家老少平安。搬到岸上居住后,这个习惯也从未改变。

  “惠州1078号”,灯光照亮了一块船牌。刘阿婆说,从前打鱼时,每年她家的小船都需年审。小船被搬到岸上后就再也没年审过了,但她始终留着小船这张“身份证”。船上,还放着几根船桨和一根磨得光滑的竹竿,这根撑船用的竹竿,如今也是物尽其用,被刘阿婆用来晒被子。

  小灯泡把船舱顶部照亮。顶棚的篾条编织得十分细致整齐。“是我亲手编的啊,还挺结实的。”刘阿婆笑呵呵地说。

  这艘船,承载着刘阿婆许多人生故事。“我在船上生下一个孩子呢。”刘阿婆在船舱内,用手脚比划着当时的情景。刘阿婆怀第4个孩子时,眼看孩子要出生,丈夫使劲划船,可没来得及靠岸,随着一阵剧痛,孩子生在了船上。刘阿婆用一根线将孩子的脐带扎好,等船靠岸后,接生员才将婴儿的脐带剪断。但后来,这个孩子由于先天不足而夭折。刘阿婆的声音低沉下来,眼神有些迷蒙。

刘阿婆每天的生活离不开这艘小船。

  感恩有了岸上的家,再也不用漂泊

  江水起起伏伏,人生亦如是。说起能搬到岸上居住,刘阿婆连声感谢共产党。刘阿婆家的房子是在1968年修建的,在这以前,她和其他渔民一样,在陆地根本没有房屋,江上的渔船就是他们的家,生活、工作全在船上。上世纪60年代中期,政府拨出专款,在离汝湖圩镇不远处修建了房子。刘阿婆说,当时两个水上生产队的渔民轮流平整这个小山坡的土地,两个月就把土地平整好,交给建筑队修建房屋。很快,房屋建好了,刘阿婆抽签,抽到第一巷的第一间,从此,他们便有了一个在岸上的家。

  刘阿婆说,在那之前,她两个孩子在岸上读书,由于没有固定住所,东家住几天,西家住几天。后来虽然新房没有任何家具,她也非常高兴。她捡来3块砖头做炉,让孩子们自己煮饭吃。弄来两块旧床板,就是孩子们的床。他们有了自己的家,再也不用到处“流浪”。

  本组文/图 本报记者朱如丹 陈春惠

      

曾思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