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龙华镇旭日村有70多棵乌榄树 不少树龄超过百年

2015-10-30 08:33:00 稿源:惠州日报

图①:乌榄树上硕果累累。

  已是深秋,博罗县龙华镇旭日村的乌榄挂满了枝头。日前,记者采访看到,村民们忙着打乌榄、做榄角、晒榄核,一派忙碌而喜庆的景象。据了解,以前乌榄是旭日村村民养家糊口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如今成了村民的水果或餐桌上一道美味小菜,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榄角。

  百年乌榄树结果上百斤

  村子里有70多棵乌榄树,都是许多年前由旭日村陈氏先祖栽种的,全部是高品质、原生态的乌榄种,不少树龄已经超过百年。

  这天,69岁的村民陈添其带着两个儿子,来到了一棵树龄过百年的乌榄树前。树很高,要打下乌榄并不容易。乌榄树的树身粗壮,但树枝非常脆。挂有乌榄果实的树枝粗壮结实,也不能通过简单的摇晃令乌榄掉下来。村民只能用竹竿拍树枝,把成熟的果实震下来。

  随着长竹竿的拍打声,乌榄如雨点般掉落在地。乌榄浑身漆黑,只有顶部有一抹黄。捡乌榄也是一件费工夫的事,乌榄打下后,会渗出一种液体,粘乎乎的。“今年的乌榄结果比较多,这一棵树能打下五六十公斤。”陈添其说。

图②:今年收成不错。

  乌榄可生吃可熟食,各具风味

  忙碌了一个下午,带着几十公斤乌榄回到了家,陈添其赶紧烧开水,准备烫乌榄。

  乌榄浑身是宝,既能生吃,也能熟食,还能腌制成榄角。最原汁原味的吃法,就是把生乌榄投进热水中,焗浸一会,待它的肉变软,剥皮蘸白糖或酱油吃,风味独特。每年到了乌榄收获的季节,就有不少外出打工的村民返回村里打乌榄,为的是能吃到最新鲜、最熟悉的儿时味道。

  水温达到50℃左右,陈添其将一大袋乌榄倒进水中,锅下柴火正旺。浸泡一会,陈添其赶紧起锅,把乌榄倒进一个竹筛里晾开。“烫乌榄的水温不能过高,烫的时间也不能过久,这样才好吃,才能做榄角。”陈添其说。记者拿了一个尝尝,榄香充满了口腔,带有一点涩味。蘸上白糖吃,口感好了许多。

  乌榄烫熟后,左邻右舍一群妇女围坐在竹筛旁,准备做榄角。

  她们熟练地将一根线一头绑在竹筛上,另一头拿在手里。线在乌榄中间缠一圈,双手一拉,榄肉从中间裂开,一分为二,轻轻一捏便去掉榄核。然后往去了核的乌榄肉中间放一点点盐,用手一按,一个榄角就做成了,腌制两三天就可以吃了。“放在罐里密封好,可以存放很久。”陈添其说,晒干的榄角也可以保存很久。从前农村里的小孩零食比较少,这些晒干的乌榄,就成了最美味的零食。

图③:往榄肉里放一点盐,腌制成榄角。

  从前乌榄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

  陈添其家约有20棵乌榄树,靠着这些乌榄树,陈添其养大了3个孩子。他家原来在旭日村古村落里,祖祖辈辈都是靠耕种生活。家里的粮食基本够吃,但3个孩子的学费和日常开支,就要靠这20棵乌榄树了。

  乌榄成熟期,每到镇上圩日前一天,陈添其就去打乌榄。当时孩子小,陈添其打乌榄,妻子就背着孩子在树下捡。乌榄打下来后,白天要下田干活,晚上八九点才坐下来腌制,一直忙到凌晨两三点。腌好的乌榄每公斤卖三四毛钱。就靠卖榄角的钱,解决孩子的学费和日常开支。陈添其的大儿子陈国林从小没少打乌榄,他说:“果实多时,一棵乌榄树要打两三天才能基本打完。从打乌榄到做榄角,整个收获期,村民们起码要忙上一个月。”

  如今,陈添其家做的榄角,很大部分都是送给亲朋好友。到了乌榄收获期,还有不少亲朋好友会到他家里讨乌榄、榄角。

图④:乌榄成熟时,村民打乌榄捡乌榄。

  欲将乌榄打造成旭日村的明星产品

  乌榄用处极广,除了卖钱补贴日常开支外,其还是旭日村村民的家常菜。放点油、撒点姜丝和糖,稍微热一下,就成了一道菜。如今村民生活越来越好,饭桌上的食材越来越多,榄角的吃法也丰富起来。蒸鱼、蒸排骨、焖五花肉时放点榄角,味道也十分鲜美。

  榄肉可吃,剥下来的榄核也大有用处。榄核晒干后,砸开取出里面的榄仁,就成了伍仁月饼的重要馅料之一。每年,都有人专门到旭日村收购晒干的乌榄核。乌榄核还是一种雕刻原料,巧夺天工的工匠们把乌榄核雕刻成各种各样的工艺品。

  随着旭日村先后获评中国古村落、国家特色景观旅游名村、广东省古村落、广东省历史文化名村、广东十大特色古村落、广东省旅游名村等荣誉称号,前往旭日村游玩的游客越来越多。作为旭日村的村干部,陈国林想将村里的乌榄产品打造为旭日村的明星产品,让游客们也能品尝到乌榄的美味。

  文/图 本报记者朱如丹

judy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