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惠州900多年前的西湖古景 荔浦风清即将完美蝶变

2017-08-22 09:49:00 稿源:东江时报

原址重建的荔浦风清已完成总工程量90%。

开栏语 历史是城市的“根”,文化是城市的“魂”。2016年11月28日,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奕威在中国共产党惠州市第十一次

代表大会上的报告里指出,未来五年,惠州将打造更具人文气息的文化强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底蕴更加深厚,人文惠州魅力更加迷人,文化软实力更加彰显。当前,荔浦风清、市植物园、苏东坡祠、宾兴馆等一批蕴含惠州历史文脉的景观项目,即将完工与市民见面,《东江时报》特别推出“名城新景”系列报道,敬请垂注!

东江时报讯 为配合莞惠城轨西湖站施工,2011年前后,惠州西湖著名景点荔浦风清被拆除。随着莞惠城轨通车和西湖站点周边设施的修复,荔浦风清将再现。

昨日,东时记者从市园林管理局了解到,原址重建的荔浦风清公园目前已完成总工程量的90%,将于2018年元旦前建成开园。“荔晴园”和“纪邓山庄”历史文化景点将重现西湖之畔。

七棵古榕树将移植回原址

荔浦风清位于惠州西湖丰湖之畔,环城西二路旁,这个诗情画意的地名让人过目不忘。900多年前的宋太守陈偁在划定“惠阳八景”时根本不会想到,他总结出来的“荔浦风清”一景,让几乎每一个惠州人都无法忘怀。

多年来,在西湖丽日超市斜对面,公交车“荔浦风清到了”的报站声常常响起。乘客下车,可以见到一片山水明媚的区域,这就是荔浦风清。随着前些年兴建莞惠城轨,荔浦风清成为喧嚣的工地,为配合莞惠城轨施工,2011年仅存的仲元亭被拆除。同时移走的还有七棵古榕树。

七棵古树,年龄都在90岁以上,仲元亭,则是西湖重要的人文景点,它们哪里去了?原来,为配合施工需要,七棵古榕树移植到环城西路东侧路边,市园林局和施工方请来了省里的园林专家指导移植,移植后有专人看管。这七棵古榕树都很好地存活下来,而仲元亭的一砖一瓦则被拆下、保存在惠州博物馆地下仓库。

按照计划,七棵古榕树将移植回原址,仲元亭也会在原址重建。

俯瞰即将重新绽放的荔浦风清,风景美不胜收。

恢复“荔晴园”和“纪邓山庄”景点

根据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2012年5月公示的 《莞惠城际轨道西湖站城市综合体建筑设计方案》,环城西路以南将来会全部拆除,恢复为西湖八景之一的荔浦风清景点。

东时记者昨日从市园林局获悉,原址重建的荔浦风清规划用地总面积23386平方米,其中绿地面积15416平方米,占总面积65.92%,建筑单体面积1246平方米,占总面积5.33%,铺装园路面积6724平方米,占总面积28.75%,总投资估算7271万元。

该项目结合莞惠城际轨道西湖站建设,恢复“荔晴园”和“纪邓山庄”历史文化景点,营造集纪念、休闲、观赏、游憩于一体的名胜景点。同时,该项目因地制宜建设地下停车场,增加停车位80多个,纾解惠州西湖景区停车压力。

据介绍,截至8月19日,已完成荔浦风清总工程量90%,其中地下停车场和一标段工程,已完工;二标段工程已完成建筑主体及部分装修、驳岸修筑、塑石山、排水排污管线,以及部分绿化、园路、栏杆、置石、监控和给水管线,完成工程量约78%。

此外,纪邓山庄《仲元颂》雕塑方案正在征求有关部门意见,市园林局将根据反馈意见优化方案,与景铭石的景点名题刻设计方案一同上报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审议,待通过后一并制作安装。

仲元亭与泗洲塔遥相呼应。《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历史钩沉

荔浦风清原在水北?

近千年来,苏东坡被认为是对惠州西湖人文布局影响最深远的历史人物。其实,在苏东坡前,出现过一位对惠州历史文化贡献颇大的太守——— 陈偁,他首次提出了“惠阳八景”(今称西湖古八景),“荔浦风清”首次成一景入选,至今已有900多年历史。

然而,陈偁没有注明荔浦风清是在水北还是在丰湖之畔,这使得后世出现过争议。尽管如此,荔浦风清最后“固定”在惠州西湖,特别是经过民国“荔晴园”、“纪邓山庄”的点缀,丰湖之畔有荔浦风清之胜景,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水北与丰湖之争

荔浦风清最早出现在文献当中,可能在明嘉靖丙辰本《惠州府志》里。这本堪称齐备的地方史志,在“地理志”的附注中详细记载了当年陈偁所规划的“惠阳八景”——— 水帘飞瀑、半径樵归、山寺岚烟、荔浦风清、桃园日暖、雁塔斜晖、丰湖渔唱、鹤峰返照,荔浦风清就是其一。不过,陈偁并没有注明荔浦风清是在水北还是在丰湖,这使得后世有争议。

惠州市岭东文史研究所的专家吴定球和何志成支持“水北说”。据他们考证,陈偁离开惠州不到30年,北宋大文豪苏轼便在北宋绍圣元年(1094)谪居惠州,次年3月,这位恣情于山水间的诗人在游白水山佛迹岩和汤泉之后,“不觉至水北荔支浦上”,“时荔子累累如芡实矣”。当地一位85岁的老人热情地招待了苏轼,这让苏轼备感温暖,遂赋 《和陶归园田居六首》,其中第4首写道:“平生不渡江,水北有幽居。手插荔支子,合抱三百株。”

300株“合抱”之粗的荔枝树,均匀地散落在东江北岸,在林中纳凉,江风徐徐,足以驱散夏日炎炎的酷热。荔浦风清,呼之欲出。

此外,早在北宋年间,与府城一江之隔的水北已非蛮荒之地,而是城里人郊游踏青的理想场所。至元末明初,从博罗陈塘迁居水北的王氏家族,就把“荔浦”作为本族的地望。到了今天,生存在高楼夹缝中的水北王氏宗祠依然高挂着“兰亭日暖,荔浦春浓”的堂联,见证着当年的山水清秀、荔浦风光。

拆除前的荔浦风清,湖边的榕树将枝叶伸进水中。 《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丰湖荔浦曾有书室

丰湖何时出现荔枝浦,如今已很难考究。事实上,丰湖边上种有荔枝,早在北宋时期已有文字记载。如北宋嘉佑四年进士杨杰的《丰湖》写道:“天高日暖荔枝香,风撼一川红玛瑙。”宋治平二年进士第一彭汝砺在 《丰湖二首》里也提到,“波澜雨过鱼儿出,草木春归荔子花。”

元末年间,官至江西等处行省左丞的东莞人何真凭借着卓著战功,被擢升为同知广东都元帅,镇守粤东门户惠州。自此,何真迁居鹅城,置家于方山西麓(今荔浦风清对面)。据史载,喜读书而善吟咏的何真特意选择了风景秀丽的丰湖荔浦兴建书室,用于教育本宗子侄。

何真此举显然获得了巨大成功,后来他的3个儿子都进入了仕途。特别是二儿子何贵,在丰湖书室读书时不但品学兼优,还将同窗一些较好的文章和诗词结为 《丰湖书室集》。丰湖书室不仅开了明代惠州私人创办书室讲学的先河,也是惠州书院作品结集出版的首宗史例。这些创举发生在荔浦绝不是偶然,而是西湖山水有助人文教化的典型例子。反过来说,没有了自然之美的荔浦,何来影响之远的书院文化。

时光荏苒百年,荔浦依旧,却人面不同。到了明朝中晚期,丰湖荔浦已成为惠州著名三尚书之一叶梦熊的私家园林——— 叶氏沁园的一部分。“归筑楼台半在湖”的沁园在崇祯末年进入鼎盛时期,不仅过去惠州学院丰湖校区尽在其中,丰湖周边的山头水域也是它的一部分。据张友仁编著的《惠州西湖志》,沁园中“香隐”一景就在荔浦。

那时的沁园,由于主人叶维城慷慨好义,结纳四方,岭南诸多才俊都是园中座上宾客,堪称“名流文宴,盛极一时”。可惜的是,明亡后叶氏家境每况愈下,沁园风光不再,荔浦再次沉寂。

荔浦风清留下了很多市民的美好记忆。《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曾被称作荔浦晴光

如果说陈偁率先提出了“荔浦风清”的景观概念,赋予其丰富的文化内涵,而大文豪苏东坡将美景入诗引来千年吟唱;那么惠州太守吴骞则是将“荔浦风清”的景观声名发扬光大。

来自安徽的吴骞在 《惠阳山水纪胜·西湖纪胜》中给西湖山水严格定义了十二景,其一就是“荔浦晴光”。他说,丰湖荔浦“荔枝熟时,日光照浦,葱蒨绿阴,楚楚斓斑,红实累累,燦然锦屏绣障也”。他还用一首小诗表达了他对荔浦的热爱:“绛罗仙子出蓬瀛,处处争传珍异名。谁似湖边风景好,碧波宕漾远含情。”

吴骞的“西湖十二景”被编入官方的西湖志后,“荔浦晴光”更是名声大噪,歌咏荔浦的诗文也随之增多。比较有名的是东莞进士尹源进的《重修平湖堤》“荔浦之风益清,桃园之日愈暖”之句,将荔浦风清与桃园日暖誉为当时西湖之名胜。

显然,惠州老百姓更喜欢荔浦风清,慢慢地,荔浦晴光又被前者取而代之。最有力的证明是,即便到了今天,荔浦风清依然是惠州人最朗朗上口的地名之一,言谈中甚至有点儿微妙的自豪感。

我市著名画家黄澄钦就曾从美学的角度探析变迁过程:吴骞把“荔浦风清”改为“荔浦晴光”,这是审美意趣不同,“景因人异”之道理,是无可非议的。不过“风清”不但可以使人忘却看着火红的荔枝而产生夏日炎炎的酷热感觉,还可以使人联想品尝冰肌爽甜荔枝的凉快,引起人很多美好的回忆。

荔浦风清新建地下停车场,增加停车位80多个。

荔晴园续缘 仲元亭续景

经过几百年的历史,荔浦风清也经历着历史的兴衰。清末民国初年,荔浦因战乱而荒废,一棵棵坚挺的荔枝树被砍去,成了居民种菜的地方。

1932年,小西门的旧城墙被平整为公路(即现在的环城西二路),靠丰湖的荔浦被张友仁先生辟为园林。他在园中补种荔枝,间种梅树,还建有晴光阁、荔轩、菜香馆、梅径、菱台、月榭渚等“以引名人卜宅之趣”。园子建成后,张友仁美名其曰“荔晴园”,接上了荔浦风清的半生缘。

荔晴园的社会功能可不仅仅是一个供游人消遣的园子。每逢中秋月明,张友仁便邀请文化人士到此作“荔园雅集”,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高奇峰也曾应邀率弟子到此游湖作画,与地方上的文化人书画交流,诗酒唱和。惠州文化名人叶史材有诗“名园重辟古城隈,近市山林客易来”,赞叹荔晴园又成鹅城兴盛一时的文化阵地。

好景不长,汹汹而来的日寇侵略瞬间使荔晴园破坏殆尽。张友仁在《惠州西湖志》所言:“余乃建园,补荔枝,间以梅花,引起名人卜宅之趣。有晴光阁,抗战中炸毁,今尚存荔风轩、菜香馆、小图书室、梅径、菱台、月亭诸胜。”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荔浦日益衰败,直到1958年西湖管理委员会在此重建园林,辟花圃,补种荔枝数十株,逐步恢复荔浦风清昔日容颜。到了“文革”时期,荔浦风清又一次饱受摧残,不仅园地被房子慢慢蚕食,许多人文遗迹也从此湮没了。

相对于荔晴园,同样修建在荔浦之上的纪邓山庄倒是幸运多了。纪邓山庄建于1930年,最有代表性的建筑就是仲元亭,这是当时军官为了纪念革命影响人物邓仲元在1937年建造的。1982年,西湖管理委员会在湖边增筑景墙,把仲元亭划出纪邓山庄之外。自此,仲元亭与荔浦风清相连,成为荔浦最闪亮的人文景观。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侯县军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东江时报》记者姚木森 摄

周玉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