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惠州水东传奇商号开到广州香港

2017-05-24 14:53:00 稿源:东江时报

   ▲这是水东街最有名的一张老照片。据悉,这张照片摄于1933年5月11日,拍摄者未留下名字。背后的英文题签很有意思:“这是惠州一个牛角状的环形交叉路口,注意那些无所不在的猪,这里一辆车都没有!”。照片左侧上方“公教阅书报社”十分明显,据查,“阅书报社”是民国时期的特殊产物,是进步人士与华侨创建的类似图书馆的机构,旨在启迪民智。

  一幅《清明上河图》,反映的是北宋时期都城东京(今河南开封)汴河一带活跃的工商业氛围,船来船往,商铺林立,行人接踵,熙熙攘攘。在200多年前的惠州,有一条街的热闹程度可

  以与之媲美,她——就是有名的水东街。

  在水东街曾涌现了许多惠州传奇商号,其中多家商号在曾在广州香港都开起分店,其中水东街的合昌号,是从平码行(主营代客买卖、代运代贮、代客过秤)起家,最后发展成在香港广州等地设联号,资金达10万银元的大商号 。

1928年末改造拓宽前的水东街,可以看出街道当时并不宽敞,商铺依旧是瓦屋结构,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水东街改造

  水东街的历史,若按照时间顺序,可以分为明末清初商业兴起、康乾时期商号壮大、清末民初商贸振兴、抗战时期畸形繁荣、解放后公私合营平稳发展、航运没落地位隐没六大阶段。不可否认的是,1928年水东街改造,是水东街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可以说,改造拓宽、修建骑楼,是水东街进入“现代”的一个标志。

  “现在水东街的路面宽度约9米,一街之隔的惠新西街宽度约3米,我们可以假设,水东街在1928年改建前,街道格局、建筑样式、道路宽度等,应该与惠新西街一样。”惠州文史学者、惠州博物馆原馆长王宏宇认为,水东街在扩建前,商号的铺面与惠新西街一致,在一楼开个曲尺型的铺面,晚上闭业时,用直门板往上下凹槽一上,在后面加一横栅,安全又方便。(目前,水东街上唯一留着这种门面的店铺,是水东东路50号的镇记号)。

  水东街的改造,得益于粤军将领陈济棠主政广东。1929年至1936年,陈济棠治粤,在恢复和发展广东经济生产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也是惠州近代史上经济发展、物价稳定、社会治安最好的时期。这段时期,惠州实施了五大城市建设工程:拆城筑路、改造水东街、治理西湖、兴建东新桥、筑中山纪念堂。陈济棠治粤时期,惠州商业还有一个显注特点,就是平码行的兴起。而水东街,则是平码行最集中的地方。

1929年水东街改造后沿东江一带的后街景象,众多船只停靠江岸码头,可以看出当时店铺已是骑楼。

  平码行兴起

  惠州文史学者、惠州市岭东文史研究所副所长何志成介绍,最初时,惠州县城仅有十多家平码行,全部集中在今水东西路和今水东东路一带。因为当时泊船码头主要集中在东新桥和包公巷一带。由于这行业适应惠州战时商业市场需要,所以生意兴隆,获利丰厚,经营者日渐增多。短短几年间,全惠州这行业商号发展到近百家。他们为了维护本行业的经营秩序和权益,成立“惠州平码行公会”,选出理事长,理事由行业中较有名气的商号店东担任。

  “平码行”如何经营呢?何志成介绍,其经营方式主要有二种:一是平码行,主要是代购、代销、代贮、代运,向买卖双方收取佣金和手续费来维持商行运作,其所需资金不用很多,赚取利润亦较微;二是收囤行,每当农村油、糖、谷、豆、茶麸、豆麸、梅菜等农产品盛产时就大量收购,囤积储存,待各类农产品青黄不接时节,就高价卖出,获利颇丰。收囤行资金多,营业额大,在当时的惠州市场经济中居首要地位。各收囤行在东江上游各圩镇及惠阳县内横沥、水口、平潭、多祝、平山、淡水、龙岗等地有联号或分店。每当圩日,他们就在集市向农民收购各类产品或就地囤积,然后按市场需求销出。在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收囤行业客观上平抑了农产品产销矛盾,对稳定地方农业经济生产方面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周玉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