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惠东莲花山:粤东南最高峰

2018-08-14 13:46:00 稿源:东江时报

  岭南四大山脉之一、总长近300公里的莲花山脉,在粤东延绵伸展,于尽头伸入大亚湾的大海前,莲花山的巨大山脊成为惠州市惠东县与汕尾市海丰县的分界线。在这两个县之间,坐落着莲花山脉的主峰莲花山,海拔1337.3米,为粤东南最高峰。

  既来之,怎能不登顶?莲花山惠东一侧,属于惠东莲花山白盆珠省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称“莲花山白盆珠保护区”)范围内,位于海拔904米处的莲花寺,是登顶前的休憩处。保护区管理处介绍,惠东一侧上莲花寺的山路有3条,两条平坦一条陡,最陡的那条路是从东流村上山,路上能看见莲花山稀有的植物。于是,扛着无人机和拍摄器材,采访组义无反顾选择最陡的那条路。

 莲花山脉主峰莲花山海拔1337.3米,为粤东南最高峰。登高远眺,层峦叠嶂。

莲花山脉主峰莲花山海拔1337.3米,为粤东南最高峰。登高远眺,层峦叠嶂。

  选最难走的路上山

  8月的岭南山间,即便阳光毒辣,却难以穿透密林,但热气却环绕在山里,自上而下逼得登山者呼吸困难,在这种潮湿闷热的环境中如何不脱水成为登山必须克服的首要难题。

  带着采访组上山的莲花山白盆珠保护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他们在山里来来回回无数次,早已熟悉莲花山的一草一木,这次的登山对他们来说再普通不过,湿滑陡峭的山路似乎是小菜一碟。

  曲折的山路只能容一人穿越,两侧的树枝不时挡住视线,突然出现的山间溪流阻断了山路,形成了90度的大拐角。十多个陡峭的层级攀爬,走了整整一个小时,护林员却说这只是他们平时30分钟路程。

  脚下的这条山路,一度是惠东山区村民往海丰市集的交通要道,直至上世纪60年代,体力好的山区村民仍选择这条捷径,担着百来斤的木柴和一些山货到海丰的集市,交换回油盐布匹等生活必需品。那时的村民,也许不会注意到,他们脚下小径的附近,生长着不显眼但极其珍贵的植物,惠州异药花和紫纹兜兰就是其中者。

  这也是采访组为何选择最难走的路径上山,这条路上才能拍摄到这些珍贵的植物。

 莲花寺新建的观音殿高大雄伟。

莲花寺新建的观音殿高大雄伟。

  寻觅惠州异药花和紫纹兜兰

  远上莲花石径斜,白云深处渺人烟。不起眼的山路上,三步一喘,趟过溪水,还来不及赶走在耳边和眼前“嗡嗡嗡”的山蚊子,莲花山白盆珠保护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蹲下身子,指着一小片生长在石头边上的低矮植株介绍:这就是惟一一个以惠州命名的物种——惠州异药花。

  绿色的叶片上分布着淡紫色的叶脉,附生在一块巨石边上,周围遍布苔藓,虽然只有7株,丝毫不起眼,也尚未开花。但,这就是岭南大名鼎鼎的植物,2016年才被确定的全球新物种!一瞬间,所有的疲惫一扫而光,能亲眼见到如此珍贵的植物,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激动让吃重的双腿生出前行的力量,挥汗如雨继续攀爬。在一处山林小径上,大家低着头辨认着周边植物,寻寻觅觅将近10分钟,终于在一个小小的角落中找到了另一种珍贵的植物——紫纹兜兰。

  这是一种更罕见、更娇贵的植物。莲花山白盆珠保护区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紫纹兜兰可以说是兰花中的“大熊猫”,野生的紫纹兜兰更是稀少,当初来调研的植物学家和管理处的人员发现确定后,曾激动得难以言表。

  这一株紫纹兜兰植株尚小,在深深的丛林中隐秘生长,我们激动的惊叫声丝毫没有“影响”到它,依旧伸展着叶子躲着阳光,隐没在杂草之间。

  喝着山茶仰望星空

  “沾花惹草”的行程走了将近3小时,傍晚6时40分终于爬上莲花寺。

  莲花寺新建的观音殿高大雄伟,寺庙却安静无声,没有手机信号,也就断绝了现代通讯手段的干扰,放松心情眺望群山成为难得的休憩。天气大好,金粉色的晚霞在山间游走,为黛青色的群峰增添了暖色调。山林的昆虫叫声此起彼伏,为莲花寺送来了昼夜的交替。

  莲花寺,相传由印真高僧和尚始建于明崇祯6年 (1633年),是海丰县鸡鸣寺的上院,又名飞瓦庵。这座拥有385年历史的寺庙,是粤东地理位置最高的寺庙之一。清乾隆版《海丰县志》记载:莲花庵,在莲花峰顶,曲径迤逦,虬松延蔓,幽泉吞吐,别有洞天。如今的莲花寺,依旧在惠东县与海丰县两地居民中占据重要的地位,常有居民上山参拜。

  深山与寺庙的深幽,让夜晚的星空显得繁盛。山泉水冲泡的山茶异常甘甜,粗菜淡饭之后,捧壶清茶,席地而坐,不必仰头,满天星辰已入眼底。打个地铺,即便简陋的居住条件,也无碍迅速入眠。

 采访组携带的无人机登顶拍摄时坠落山谷。

采访组携带的无人机登顶拍摄时坠落山谷。

  打着手电筒登顶最高峰

  为了拍摄莲花山顶日出,第二天凌晨4时,采访组一行打着手电筒,沿着寺庙后的山路登顶。山间布满露水,陡峭的山路湿滑不已,没有支撑的棍杖握在手里,只能一路打滑,手脚并用。采访组成员黄大明扛着的摄像机,若不是用脱下来的衣服遮盖着,估计已经被露水打得湿淋淋。

  空着肚子攀爬,从寺庙到峰顶,垂直距离不到500米,护林员说的“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却走了两个多小时,眼前的山从黑变白,从夜到昼。在满天云雾中,采访组终于从莲花山东面登顶粤东南最高峰——莲花山顶。

  清晨的莲花山顶峰,云雾缭绕,白茫茫一片,强劲的山风吹干了汗湿的衬衫,吹得手指发麻。要拍摄日出,只能动用无人机穿越厚厚的云层,拍摄云层上的阳光。

  据说,莲花山主峰下有左右对称之九叠山峦,翠秀异常,远远望去就像九朵莲花蕊瓣,云蒸霞蔚,盛开于蓝天上,故称九华山,又称莲花山。

  阵阵山风不时吹散了云雾,在海拔1337.3米的山顶360度无死角远眺,莲花山脉群山起伏,惠东县与海丰县尽收眼底,东西两侧的海丰县公平水库和惠东县白盆珠水库彷佛两颗耀眼的绿宝石,镶嵌在莲花山两侧。

  正要收工时无人机坠谷

  上午9时,山顶云雾依旧缭绕,采访组决定进行最后一次航拍。当无人机在强劲的山风摇摆着穿越云层,东面山顶的云雾一阵阵散开,采访组赶紧抢拍,此时耳边突然响起飞机掠过的轰鸣声。还没反应过来,采访组无人机操纵者杨建业悲剧地发现,也许受到真正飞机的雷达干扰,无人机无法操纵了。

  持续5分钟,受到干扰的无人机无法返航,就在距离山顶500米上空盲飞,剩下30%的电量根本无法维持继续飞行。当雷达干扰结束,手控操纵无人飞机返航,此时无人机电量却已经耗尽,垂直降落。最后5秒,大家搜索到无人机的方位,冲到山顶东南面,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团白色直接坠落到山顶垂直距离300米的山谷中,瞬间消失在丛林里。

  无人机中存有此次采访的所有航拍图片和视频,杨建业心痛不已,当即与黄大明等人从山顶崖壁往下寻找。无法定位、毫无信号、无路可走,看起来并不远的坠落地,走起来异常艰难,一公里处遇上断崖,大家只能无功而返。

  11时,采访组决定放弃找飞机,原路下山。看着无人机坠落的山谷,杨建业深深叹口气:“希望莲花山善待这台飞机,找到之日数据依旧能用。”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首席记者李向英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周楠 摄

王照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