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大美罗浮山:岭南第一山是物种基因宝库

2018-07-23 19:03:00 稿源:东江时报
罗浮山航拍图。

罗浮山航拍图。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这首广为流传的诗是由苏东坡所作。由于罗浮山的无穷魅力,在很早以前就被认为是神仙的洞府、南海的“蓬莱”,给人们留下了许多神奇的传说,吸引着历代文人隐士前来游览或栖隐。  

  据《罗浮山志》记载,罗浮山是罗山、浮山二者的合称。传说浮山是蓬莱仙岛中的一个小岛,随着风浪从东海飘浮到南海,最后停在罗山旁,两山合为一山,这山就取名罗浮山。

  素有“岭南第一山”之称的罗浮山,在西汉司马迁笔下被称作“粤岳”,是南粤群山之祖,也是惠州极具地标意义的一座岭南名山。同时,1985年,广东罗浮山省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罗浮山保护区”)成立。调查结果显示,罗浮山保护区物种起源古老,成分复杂,种类繁多,是名副其实的“物种基因宝库”。

罗浮山一个小山峰上的石头,像是一个老人抱着双膝席地而坐。

罗浮山一个小山峰上的石头,像是一个老人抱着双膝席地而坐。

  山

  主峰飞云顶云雾缭绕

  “来粤东而不游罗浮,犹不来也,游罗浮而不登飞云,犹不游也。”清代学者潘耒说的“飞云”,即罗浮山最高峰飞云顶,海拔1281.5米。因峰顶盘圆平坦,花草并茂,云雾缭绕,日出壮丽。而且,432座大小山峰以主峰为中心环绕四周,构成向周围辐射的网状山地。

  19日凌晨3时,天色未亮,为拍摄飞云顶的日出,全媒体采访团从山脚乘车出发。山路崎岖,且雾大能见度低,坐在副驾驶的人员只能开窗伸出头往外看,为司机指路。据罗浮山保护区工作人员介绍,凌晨罗浮山上的雾非常大,有时候需要靠人力走在车前方,打着手电筒为司机带路。这点,《罗浮山志》亦有记载:“晨起见烟云在山下,众山露峰尖如在大海中,云气往来,山若移动,天下奇观也。”

  终于,有惊无险到达分水坳后,记者开始登飞云顶,静待日出。好景难觅,等到6时,因为山上云雾太大,日出未能穿破大雾,未能顺利拍摄飞云顶上的日出。而且,山顶风大气温低,有记者直呼“小命差点没了,冻成了雪条”。

  期间,云雾偶尔被风吹散开,一览众山小之景若隐若现。早上8时许,从飞云顶上眺望,四百峰峦隐现于云海中,正如前人所谓“四百峰峦江海上”。东望惠州、博罗,东江如练;南望石龙、东莞,阡陌纵横,平畴沃野;西侧上界三峰,如巨人矗立,峻拔雄伟。

罗浮山阔叶林。

  罗浮山阔叶林。

  林

  森林植被构成林海景观

  从飞云顶旁的山间小路往前走,进入罗浮山保护区实验区和缓冲区交界的山林。据悉,保护区面积9744.2公顷,其中核心区面积3958.97公顷,缓冲区面积2548.09公顷,实验区面积3237.14公顷。

  “核心区是不能进去的,我们工作人员也不能。”罗浮山保护区管理处综合科科长温志滔介绍,罗浮山保护区是以保护地带性的南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珍稀濒危动植物资源及其栖息的生态环境、自然景观和历史文化遗产为宗旨,集保护管理、科学研究、科普教育和生物、景观资源持续利用等多功能于一体的森林生态系统类型的自然保护区。

  进入山林后,纵览林海,千树万木,千姿百态,各具风华,目不暇接。有的枝繁叶茂,亭亭如盖;有的盘踞而生,蔚然毓秀;有的躯干挺拔,硕大雍容。温志滔介绍,主要植被有沟谷常绿阔叶林(具有季雨林性质)、季风常绿阔叶林、山地常绿阔叶林、常绿针阔混交林、常绿针叶林、山顶灌丛草甸等完整的植被类型。这些茂盛的森林植被类型构成了苍翠、朦胧、幽深、神秘的林海景观。

  “罗浮山优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气候、复杂的地形、古老的地貌,为植物的生存创造了良好条件,使一些珍稀濒危植物得以生存发展。”温志滔介绍,据2014年调查统计,罗浮山保护区内有维管植物221科,1693种,其中属国家重点保护植物17种。此外,还分布有丰富的天然药用植物资源、孑遗植物、特有植物以及以罗浮山命名的植物。

  此外,罗浮山地区野生动物资源也很丰富。据《罗浮山野生动植物图鉴》,罗浮山有陆栖脊椎野生动物(含历史记录)231种,隶属4纲28目78科,目前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18种。可以说,罗浮山是名副其实的“物种基因宝库”。

  水

  飞瀑名泉达980处

  沿着树木葱茏、鸟语花香、弯弯曲曲的幽静山林行走了1个多小时,可以见到被誉为“南粤第一大瀑”的白水门瀑布。瀑布从山崖上飞流而下,由于瀑布顶端是悬崖峭壁,记者也只能通过无人机航拍,看清“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样貌。据《罗浮山林场志》记载,白水门瀑布高100米,宽20米,从崖顶直泻而下,腾飞三级陡坡。

  东时记者了解到,罗浮山属增江、东江流域地区,是横河、沙河的发源地。横河发源于横河镇何家田大银坑一带高山深谷,最后注入显岗水库。而沙河是东江下游的一级支流,主要支流里波水发源于罗浮山拨云寺故址。源头地区,谷深河窄,弯道多,比降大,水流急,有些地段形成阶梯状多级瀑布,河水流量随季节变化悬殊。

  “罗浮山飞瀑名泉多达980处,飞瀑名泉是罗浮山一大旅游特色。”温志滔介绍,罗浮山沟壑间均有瀑布流泉,瀑布与山涧融为一体,水石交融,相映成辉,具有声、光、色等效果,在水潭边观瀑纳凉,呼吸负离子空气,陶冶情操,是生态旅游的好场所。

  据介绍,罗浮山除了有“飞泉直下三千尺,十里吹来毛骨寒”的广东最大瀑布之一白水门瀑布外,还有“黄龙不见见白龙,下落万丈云门中”的黄龙双瀑。这些瀑布终年水花飞溅,激起一片如云似雾的水汽,飘扬洒落,六月无暑气,凉风习习,分外爽快。凡是有瀑布和泉水之处,均具有悠凉、虚幻、清静、秀雅等特色,冬暖夏凉,风光宜人,空气清新,不愧为养生、养心、养性和疗养度假、避暑的圣地。

罗浮山海拔最高的寺庙——— 拨云寺,海拔1100米。

罗浮山海拔最高的寺庙——拨云寺,海拔1100米。

  

  中国十大道教名山之一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自秦汉以来,罗浮山号称“仙山”,是中国十大道教名山之一。

  作为道教南宗发祥地的罗浮山,历代在山中修炼的道士众多。同时,罗浮山也是佛教、儒家青睐之地,原有九观十八寺二十二庵等道教与佛教宫观寺院点缀其间,历来许多文人墨客、方士道人纷纷前往山中游览、隐居和修炼。

  千百年来,罗浮山吸引着无数游客和隐士,流传着各种神仙故事。哲学家认为罗浮山是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宗教名山。据统计,罗浮山的寺观庵庙多建在洞天中,大者有18处,小者数百处。其中,冲虚观、黄龙观、华首寺、南楼寺等自不必说,都是闻名古今的寺观庵庙。

  在山林行走途中,记者看到了罗浮山最高的寺庙——海拔千米之上的拨云寺。拨云寺建于清同治八年(1869),由华首寺僧严光始建。寺庙四周的石头围墙长满青苔,屋子白色的墙体已发黄,裂成三块的拨云寺石牌摆在地上。“节假日会有驴友来我们这里露营,我们也会提供方便。”寺里的一位师父说,寺里没通电通网,手机也没信号,平时游客不多。

  值得一提的是,除寺观庵庙外,罗浮山还有众多宗教与非宗教的文化古迹,例如有院、台、亭、堂、轩、阁、祠、坛、门等,有的久已湮没,有的遗址尚存,有的保留至今。特别是,近段时间,罗浮山景区工作人员连续在山崖、山涧石头上,发现了17处神秘的摩崖石刻。至此,登记在册的罗浮山摩崖石刻达到198处。

  罗浮山山体宏大、山水秀丽,还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更有着丰厚的文化历史沉淀。“岭南第一山”,实至名归。

  罗浮山高处的一个瀑布——白水门瀑布。

徐寻芳(中),徐益成(右),徐文祥(左)。

  徐寻芳(中),徐益成(右),徐文祥(左)。

  大山守护者

  “林三代”有了接班人

  “如果我儿子也能从事林业工作,我就很满足了。”得知刚参加完高考的儿子徐文祥填报了园林专业后,徐益成家庭成为罗浮山林场的“准四代林业人”。从采种育苗、植树造林到采伐,再到如今的保护,这个家庭经历了罗浮山林场及罗浮山保护区的成立与发展,也在坚守中见证着罗浮山的森林覆盖率从只有20%,提高至如今的97.37%。

  爷爷植树造林

  罗浮山拥有奇特的自然景观和丰富的森林资源,历来都是览胜名山。《罗浮山林场志》记载,1854年,战火烧毁罗浮山大部分森林,加之当地村民刀耕火种,森林资源日益消减。

  1953年,广东省农林厅创办广州龙眼洞、增城大埔、东莞樟木头、博罗罗浮山等四个造林站。当时的罗浮山历经解放前的多年战乱,原始植被破坏殆尽,剩下的多为次生灌木林,森林覆盖率只有20%。1954年,造林站开始运作。

  徐益成的爷爷徐如托在罗浮山造林站建立之初,经人介绍,从梅州五华前来工作。“我爸那一代林业人真的很辛苦,每天上山种树。”徐益成的父亲徐寻芳回忆,林场当时组织开展大规模的马尾松直播造林活动,最高峰时每天参加人数在千人以上。山林陡峭,树苗几乎靠人工扛上山,又累又危险。

  父亲上山巡护

  马尾松生长周期长,价格也比较贵。到了1975年,林木主伐时期,盗伐林木事件时有发生。林场不断充实工区队伍,加强巡山护林。1978年,从部队退伍回到老家务农的徐寻芳,来林场成为巡山护林人员,当时只有5岁的徐益成一起到林场生活。徐寻芳回忆,当时他和四五个同事组成一个小队,每天上山巡查,防止偷伐。

  由于常年在山里,徐寻芳成为大山里的一个行家,蜜蜂从眼前飞过,他就能大概知道蜜蜂的窝在哪里,看看地上的脚印,他就能判断出野猪的去向。

  行家也有失手之时,意外总是难免。除了要面对偷伐者外,徐寻芳还要面对山里的各种状况。“有一天家里来通知,我父亲上山巡护时被蛇咬了,正在医院抢救。”正在上初中的徐益成听到消息后很担心,因为交通不便无法去医院,只能跑回家等消息。所幸徐寻芳医治后并无大碍。

  担心父亲安危,在徐益成的记忆里是数不清的。“有时候天黑了还没下山,山头这么大,父亲发生什么事了?”徐益成说,以前没有电话,父亲没回家心里总会忐忑不安。

  自己护林防火

  子承父业,徐益成从小习惯与林业打交道,没有过多思考就选择了省林业学校,毕业后进入罗浮山林场。现在,在林场护林岗位上,徐益成除了要在办公室处理林业材料外,还要到山里进行管护和防火管理等。已经习惯林场生活的他,坦言一天不上山全身都会不自然。

  值得一提的是,徐益成与妻子的相识,就结缘于林业。当时刚进入林场工作后不久,徐益成被派往罗浮山与广州增城交界的一个护林站,他就在当地租房子住,机缘巧合结识了时为民办教师的妻子。现在,其妻子也在罗浮山保护区工作,负责管理药园。

  一念之差,或能改变人生。2002年,林场积极响应国家生态建设政策,停止生产木材,积极构建生态公益型林场。转型初期,经济较为困难。“当时林场很困难,每个月工资四五百,和我一起来的同事很多都辞职了。”徐益成说,他当时也想过离开,但想到自己专业是林业,也热爱这份工作就坚持下来。加之林场近些年几乎未招工,他现在40多岁了,成为林场第五年轻的人。

  儿子志向林业

  林场虽然停止砍伐,但迈出了林场实施生态保护后发展绿色经济的步伐。近年来,罗浮山林场广大干部职工在保护资源的前提下,盘活土地资源、优化产业结构,经济增长的质和量明显提高。如今,徐寻芳已退休在家,徐益成也通过努力成为了一名林业工程师,家里也从以前的平房住进了林场的家属楼。

  “我在林场出生长大,从小耳濡目染,并且非常喜欢绿色,会自己种一些植物。”刚参加完高考的徐文祥已被大学录取,他填报了园林专业。徐益成知道后很高兴,非常支持儿子选择林业,他相信在绿色发展道路上,林业工作一定会有大作为。

  今日的罗浮山林场,山峦叠翠、花果飘香,离不开一代代林业人的坚守与奉献。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用罗浮山保护区主任曾运福的话来说,以前大家不理解为什么要保护那几棵树,现在大家都在享受罗浮山绿色森林带来的好处。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刘建威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摄

惠州最老古树活了1272岁
在罗浮山华首寺旁,有着惠州最古老的一棵树 (右图)。东时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该古树名为人面子,树冠硕大,高度为30多米,树龄至今约1272年。虽历经千年风霜,但依旧枝繁叶茂,郁郁葱葱,5个成人手挽手围成圈仍不能合抱。
相传,该树富有灵性,非常神奇,受损树洞都会自然愈闭,几经风吹雷击依然挺立。人面子果入药,可开胃健脾醒酒解毒,功效神奇。当地人和游客会前来上香拜祭,如今已成为华首寺独特一景。

  惠州最老古树活了1272岁

  在罗浮山华首寺旁,有着惠州最古老的一棵树 (右图)。东时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该古树名为人面子,树冠硕大,高度为30多米,树龄至今约1272年。虽历经千年风霜,但依旧枝繁叶茂,郁郁葱葱,5个成人手挽手围成圈仍不能合抱。

  相传,该树富有灵性,非常神奇,受损树洞都会自然愈闭,几经风吹雷击依然挺立。人面子果入药,可开胃健脾醒酒解毒,功效神奇。当地人和游客会前来上香拜祭,如今已成为华首寺独特一景。

王照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