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龙门天堂山水库水位下降古村落显露

2018-05-23 14:13:00 稿源:东江时报

古村落在水下浸泡了26年,建筑群依然完好,远看犹如城堡。

古村落在水下浸泡了26年,建筑群依然完好,远看犹如城堡。

  由于龙门县天堂山水库水位下降,一座靠近库区边缘的古村落遗址显露出来,远看像城堡,近看犹如围城,气势雄伟而震撼人心。日前,这搅热了龙门人的微信朋友圈,网友们称之为“楼坚强”“天堂浮城”,不少人还专程去寻幽访古和摄影拍摄,以求留住精彩瞬间。

  这座古村落是如何淹没的,背后有什么动人故事呢?连日来东时记者走访发现,此古村落淹没于1992年天堂山水库落闸蓄水之时,被水淹没26年,其坚固的墙体遗址,已经是第二次露出水面。它已经成为天堂山水库部分水库移民纪念故园的纪念碑。

屋后被水库水泡过的树木依旧屹立不倒。

屋后被水库水泡过的树木依旧屹立不倒。

古村落的围屋四个角都有碉楼,这种建筑规模及气派,在当时是很少见的。

古村落的围屋四个角都有碉楼,这种建筑规模及气派,在当时是很少见的。

  泡在水中26年

  古村落出水的地点位于龙门县地派镇古洞村、县道221旁,离库区边缘有50米,远看犹如城堡,房屋错落有致,依山坡而建,又像儿童积木,矗立在水畔,屋后是同样被水库水泡过的、风骨嶙峋的树木。连日的太阳暴晒,露出水面库区的泥土已经皴裂,走近观察,古村又犹如一个巨大的围城,围墙包围,四个角落有四角碉楼,房屋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碉楼。外围还有墙体包围。整个古村落的遗址显得古朴沧桑,屋顶的瓦片全屋,只剩下坚固的墙体和麻石窗框,地面全是淤泥,古村的正面方向,有一半还浸泡在水中。

  “这个水库移民古村落之所以不倒,可能是因为它的墙体是三合土夯实而成。”龙门县天堂山水库管理局工程管理科科长廖云雀对这座最近露出水面的古村落叹为观止,他说,三合土是南方常见的古建筑用料,由石灰、黏土和细砂所组成,经分层夯实,具有一定强度和耐水性。

  廖云雀还介绍,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天堂山水库就因为降雨少而水位不断下降,目前的水位比去年同期低了12米,与多年平均降雨量对比,水库今年属于偏枯年份。

  据《龙门县志》(1979-2000)记载,1992年8月25日上午,天堂山水利枢纽工程落闸蓄水,1993年10月竣工验收。“按照资料记载,这座古村落从水库蓄水日起就慢慢浸泡在水底,也就说,泡在水中有26年。”廖云雀说,1995年,天堂山水库在建好后两年,也出现过一次偏枯情况,按照水位推测,这个古村落在当时也应该显露出来。

出水的古村落只剩下坚固的墙体和麻石窗框,地面全是淤泥,古村的正面方向,有一半还浸泡在水中。

古村落内部露出水面的泥土已经皴裂。

古村落内部露出水面的泥土已经皴裂。

  曾是雄霸一方豪宅

  东时记者多方打听,获悉这个古村落是一个名叫“新屋下”的自然村,原属于树园口村,搬迁前曾有100多人在此居住。后来由于水库移民,这个地名已经不复存在,连树园口村也变成了地派古洞村的一个村民小组。

  《龙门县志》(1979-2000)称,天堂山水库库区移民搬迁的有湖心、树园口、上仓3个村18个自然村1147户5047人,其中,湖心有合水、英村、车田角、塘面、湖心、山下、车田派、九牛圳等8个自然村,树园口有大围、高屋、店队、江湾、新屋下等5个自然村,上仓有高、下仓、大新、溪湾、茅田等5个自然村。天堂山水库移民分布较广,主要分布于龙门县城、惠州市河南岸及大湖溪、惠阳淡水、增城、东莞等地。

  曾在树园口村江湾居住的村民、现年88岁的徐水木告诉东时记者,解放前,他居住在江湾的泥砖屋,七兄妹住在一起,环境很差。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实行“土改”,他和一个兄弟分到了新屋下三间房屋和一个厨房,心情很是喜悦,像住进豪宅和别墅一样开心。“围屋有四个角都有碉楼,用围墙连接,中间还有一个五层高的巨型碉楼,外围还有围墙,这种建筑规模以及其气派,在周围都是少见的。”

  徐水木的半生,都是在新屋下度过的,结婚生子,耕田种菜。1992年天堂山水库蓄水时,新屋下属于移民范围,年过花甲的徐水木背井离乡,搬到龙门县城与儿子一起居住。

  近日,徐水木看到儿子手机微信朋友圈在转发新屋下重见天日的照片,老眼昏花的他向东时记者感慨,“政府要建水库,再漂亮的房子浸泡了也不可惜,如果不建天堂山水库,龙门、增城几乎年年浸水和失收。”

古村落虽然常年淹没在水中,但出水后坚固的墙体依然矗立在水畔。

古村落虽然常年淹没在水中,但出水后坚固的墙体依然矗立在水畔。

  有移民计划从香港回来怀旧

  东时记者在龙门县城找到另外一个天堂山水库移民罗克凡,他现年55岁,生长于新屋下,鲜为人知的是,古村落是他的祖屋。

  罗克凡说,新屋下是他的爷爷罗盛招(音)建的,他10多岁的时候,就听老人说新屋下有60多年历史,由此推论新屋下建于清末,有过百年历史。

  “为什么叫新屋下呢,是因为这是新独立建的围屋,属于爷爷和其弟兄这一辈。”罗克凡介绍,当时他们大户人家,家境殷实,爷爷一辈放债、收田租等,有经济能力新建围屋。

  罗克凡还说,他的爷爷是地主,解放前在乡里的名声并不太好,乡民称他为“潘林”,乡民吓唬小孩,常常用“潘林”这个词。解放后,新屋下围屋充公,分配给贫下中农,这才有了徐水木等人入住的情况。“实际上,新屋下居住的绝大部分人还是姓罗的,是爷爷的后代或者宗亲。”

  “这是古村落第二次显露了。”罗克凡说,1995年天堂山水库第一次水位降低,他就见过新屋下显露出来,只不过这一次显露得较为彻底。他将图片发给朋友圈,有定居在香港的天堂山水库移民称想回来探寻曾经的家园。

  每年重阳,罗克凡都要回故土去拜祭先人,新屋下古村落再次显露,让他的记忆也再次浮现。对他来说,这不倒的“楼坚强”,是像他这样的水库移民的故园纪念碑,只不过,它大部分时候淹没在水中。

    龙门县天堂山水库管理局工程管理科科长廖云雀对这座最近露出水面的古村落叹为观止。

龙门县天堂山水库管理局工程管理科科长廖云雀对这座最近露出水面的古村落叹为观止。

88岁的徐水木向东时记者讲述自己曾经在新屋下的日子。

88岁的徐水木向东时记者讲述自己曾经在新屋下的日子。

  微议

  @炸弹姐姐:这是我儿时的家乡,我那穿开裆裤的地方,不知不觉已有30余年。

  @军哥:曾经我生长地方已成海洋,但回忆中家乡还是那么美,让我们一起回忆过后,展望今后生活更加精彩,美满。

  @徐校长:我是湖心大队塘面村的,高明河绕村而过,18条移民村一脉相承,那时我在天堂山读初中。1992年水库蓄水,为了祖国事业,我们全村移民,举家搬迁。曾经美好的家园,包括所有童年的记忆,就这样静静淹没在水底中,一晃26年!故土难离,根深蒂固啊!而今,这残墙断壁重现,勾起了多少游子的家园梦、思乡情!

  @小眼睛(雪花):这是我祖宗的家乡,我爸爸也是合水移民下来的,小时候还带我上过九牛圳。

扫码看更多图片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侯县军 本版图片《东江时报》记者周楠 摄

王照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