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潼湖军垦农场的那些回忆

2017-10-30 16:20:00 稿源:东江时报

部分军垦女战士合影,前排左二即本文作者苗理正。

部分军垦女战士合影,前排左二即本文作者苗理正。

作者:苗理正

在我而言,“军垦”这个词,代表青春,代表理想,代表一代人的追求。军垦农场的生活已经永远铭记在生命的岁月中。

1968年夏天,正是“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年代,67、68两届大专院校毕业生按照上级 “知识分子接受再教育”的要求,奔赴全国各大军区属下的军垦农场进行劳动锻炼,我也成了惠阳潼湖军垦农场的一名学生兵。

那时的潼湖水域很大,方圆几十平方公里,春夏一片汪洋,秋冬荒草茫茫。开垦部队的任务就是“筑坝围堤,向湖要粮”。我被分配在女生一连,周连长、陈指导员均是湖南人,一个粗犷豪爽,一个文质彬彬;排长们和警卫班、炊事班的10多名指战员,个个生龙活虎,淳朴憨厚。筑堤围湖,开垦良田、播种收割等重活是由解放军连与男大学生连负责完成。女生连则负责养猪放鸭、碾米出糠、种树绿化等后勤保障工作。

李志勤与苗理正(右)合影。

李志勤与苗理正(右)合影。

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严格规范的军事训练;繁忙有序的劳动锻炼;挑灯夜读的理论学习是每天的必修课。每逢周六晚看电影就是最好的享受,大家背上小板凳,列队跑步到几公里远的师部露天广场。千人的队伍密密麻麻,整齐规一,队伍一坐下,唱拉歌活动迅速拉开帷幕。“快、快、快,不要像个老太太。”“好不好,再来一个要不要。”……男生连的声音响亮如钟,女生连的歌声清脆悦耳,两种声音此起彼伏,如同一曲美妙和谐的交响乐响彻在潼湖农场上空。节假日又是一番欢乐景象,经我们种植的瓜果菜蔬,格外青葱肥美。香喷喷的南瓜饭、麻辣辣的水煮鱼、热腾腾的猪肉汤、脆生生的青瓜豆,令我们胃口大开。那是我们亲自种养和收获的劳动果实,青春的胸怀填满了欢愉和骄傲。连炊事班的四川籍小张也竖起拇指啧啧称奇,“这些女娃太厉害了,真是种菜养猪的能手啊!”

我所在的二排被分配在基地碾米厂,厂长高师傅是地方粮食局干部,50来岁,亲切和蔼。分配在同一台机器的是我的伙伴李志勤,我们每天把一袋袋黄澄澄的稻谷倒进机槽,经过碾压,又把白花花的大米一袋袋包装,听到的是隆隆的机器声,看见的是白白的糠粉尘,一天下来累得骨头像散了架,衣裳也是灰白灰白的,队友们都昵称我们是“白毛仙姑下凡”。刚开始感到有点枯燥无味,厂长也看出了我们的心思,总会语重心长地说:“别看这活平凡简单,但碾出来的米是运往战备仓库,农场基地及军区各部队的,这些粮食是部队官兵生活的基本保障,担子可不轻呀!”厂长的一席话让我们豁然开朗,烦恼与疲劳随之烟消云散,年终我和小李还被评为劳动积极分子呢。

部队进驻潼湖,碰到的最大问题就是住宿。数千名官兵学生的宿舍,就是那栋栋别具特色的草房。“片片茅苇覆房顶,四周打桩竖竹梁,稻草伴泥糊房墙,平地架起木板床。”建房速度之快,所用材料之简单令人惊叹。这里还有一段小插曲。连队为了扩建一个活动室,需要组织一个小分队顺着河流到深山里砍伐竹树。我因为略懂水性被选上参加了这次任务。沿河两岸山峦起伏,水流湍急。当我们完成任务扎捆好竹排顺流而下时,到了河道的转弯处,突然一个浪头打来,把我推到了两米外的深水处。说时迟那时快,战士小李大手一拽把我拉了回来,十分惊险。回到了营房后,战友们帮我们换下了湿淋淋的衣裳,又端来了一碗碗热腾腾的姜汤,这是一幅军民一家亲,浓浓鱼水情的温馨画面,令我们分外亲切与感动。

2010年5月,作者摄于潼湖军垦雕像前。

2010年5月,作者摄于潼湖军垦雕像前。

夏季的潼湖台风频发,雨水频繁。1969年7月,传来台风即将在汕头沿海登陆的消息,并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潼湖。各连干部火速赶到师部,排长们带着我们落实各种防御措施。入夜后,劳累让我们渐渐地进入了梦乡。朦胧中,茅棚外传来了周连长焦急如焚的声音:“同学们,快快快,出来集中!”原来,我们住的茅棚屋顶茅草被掀开,雨水倾盆,地面的水瞬间浸到脚下。屋外狂风呼啸,暴雨如注,电闪雷鸣,人都站立不住。女学员们披上雨衣,互相搀扶,转移到山坳下的营地。

此时只见周连长带着10多位官兵冒着狂风骤雨奋战在营地上,有的爬上屋顶用砖块、油布堵上窟窿;有的用绳索、斧头加固四周的房桩;有的从漏雨的茅屋搬出淋湿的书籍和行李箱……看着这感人肺腑的一幕,我们热血沸腾,心潮汹涌,雨水、泪水交织在一起,湿透了我们的眼眶。第二天,风停了,雨仍在下,学员们又在官兵们带领下做好灾后重建工作。指导员铿锵有力地说:“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使我们劳动热情空前高涨。傍晚,西边露出了霞光,雨后的潼湖一片沉寂,绿草如茵的小土堆上,用白色的石头点缀的标语:“战天斗地,其乐无穷”“艰苦创业,建设农场”,在夕阳余辉下熠熠发光。我凝神静思:这就是潼湖军垦生活的真实写照,这就是我们最可爱的人、新时代的精神风采。这次经历也是我520天军营生活最难忘的记忆。

2010年5月,我回到了阔别40年的潼湖,旧地重游,感慨万千。昔日的茅棚、稻田、菜地已不复存在,军垦农场已移交给地方政府管理。映入眼帘的是退耕还湖的片片鱼塘与湿地,芳草萋萋,白鹭低鸣,水天一色。《潼湖军垦》纪念碑上的战士塑像雄伟挺拔,他们手握钢枪,精神抖擞,目视前方。是陆军四十二军属下的4个师和数千名大学生吹响了进军潼湖号角,他们“三战潼湖”,历尽艰辛,将千亩滩涂开辟成富饶美丽的鱼米之乡。25年来,农场基地为部队、为社会提供大批农副产品,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的功劳永远镌刻在潼湖的发展史上。

今天,潼湖又迈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它将成为省内最大的生态湿地。放眼未来,一个风景如画的旅游胜地,一座“广东硅谷”的科技新区将傲然屹立在世人面前。

敬爱的周连长、陈指导、战士们、战友们,半个世纪了,您们可好!年过古稀,可曾想过再来看看那为之奋斗、无限依恋的土地?再来聆听那整装待发、凯歌高奏的时代乐章?

王照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