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忆已故油画家黄延桐:他用油画勾画客家情缘

2017-10-23 15:45:00 稿源:东江时报

 

黄延桐油画作品。

黄延桐油画作品。

 

刘明霞

新闻媒体人,国家二级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惠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惠州中国画学会理事。《东江文学》执行主编。《鹅城》杂志专栏作家。民间文艺沙龙 《可园花事》发起人。

已出版小说集《新娘》,散文集《飞舞的高跟鞋》、《邻水而居》,长篇报告文学《乌禽嶂下的中国好人》。

 

刘明霞与黄延桐。 刘明霞供图

刘明霞与黄延桐。 刘明霞供图

客家文化滋养着一代又一代艺术家,他们在中西文化交融的岭南文化土壤中生长着,传承着艺术的薪火。被画界称为“客家画牛”的著名油画家黄延桐,就是客家艺术家当中个性鲜明的一位。他笔下的人物、山水极富情趣和个性,尤以擅画牛著称。可惜,黄延桐在今年7月已然离去,但回忆起他,回忆起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与他那一场关于艺术与人生的对话,似乎还能感受到弥漫整个画室的颜料清香。

在惠州美术界,黄延桐是一位极其特殊的人物。40多年来,他亲历了惠州美术界的整个发展过程;其次是他的艺术自始至终都与大时代的命运息息相关,却又一直保持着独立的品格。作为惠州油画界的领军人物,他站在惠州这片土地上,对西方油画艺术融会贯通,创造出独具地方特色的油画艺术品牌。此外,他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 清末爱国诗人、外交家黄遵宪的侄孙。

与黄延桐相识20年,对他的画室并不陌生,在那里,泡上茶,海阔天空地聊,从题材的选择到意境的表达、从艺术的技巧到个性的张扬无所不谈。

走进画室,那熟悉的艺术氛围立即把人感染,宛如走进一个奇妙的油画世界。顺着墙角挤满了一排排装裱好的画框,至少有上百个,全是他多年来的画作。这些抽象和具象的画幅,有完成的作品,有未完成的作品,或明亮或晦涩或气势磅礴或意象深远,整个屋子弥漫着颜料的清香。置身其中,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在美的享受中引人思考。试想,一个人整天徜徉在色彩和块面中如痴如醉。生活在色彩、明暗、线条、笔触、质感、光感、空间、构图等造型因素中,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画室的元素和细节,除了满屋的画作、墙上的牛角、桌上的石膏静物,还有黄延桐抽的那只精致的烟斗、回旋在画室的音乐,围着茶几品茗谈艺的一群画家……一切都在诉说着黄延桐的生活一直以艺术的方式进行着。

50多年来的创作生涯,黄延桐用自己的履痕勾画着自己的油画人生、通过作品体验着自己的客家情缘,我试图去解读,试图完整地概括出他对油画的创作、客家风情的独到见解。

受“苏派油画”影响大

●刘:您曾说过“艺术每人玩一样,各自玩透了、玩绝了,那就成家了。”此话有点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和谐统一的味道,能把“玩”当成事业兴致勃勃地去做很不容易啊!

黄:我出生于梅州,黄遵宪是爷爷的兄长。童年时在堂兄家接触到黄遵宪、康有为、梁启超、李东阳等的书画作品,接受了最早的艺术启蒙。改革开放之初,我确定了“客家风情”的创作主题,通过5年时间的采风创作,于1988年在省美协主办的“星河展”展出第一个专题展览,以此为起点“客家风情”的主题一直贯彻至今,成了一生追求。

(见过黄延桐画“客家风情”的情景,素材源于之前的写生,构图了然于心,画架前的黄延桐神色凝重,一边在调色盘中运笔调色,一边打量画布,屏气凝神,反复审视,良久方稳重下笔,尽情涂抹。随着色彩堆砌,画面渐渐山灵水秀起来,但见袅袅炊烟,鸡吠相闻,更显章法和功力。)

●刘:您认为您的创作风格是什么?

黄:风格是自己的背影,自己看不见的。从技法来看,苏派油画对我的影响很大。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我的老师郭绍纲与罗工柳、李天祥等到苏联美术学院留学。同时,苏联画家梅里尼柯夫、马克西莫夫等来华讲学和办油画训练班。我们接受的就是这一整套教学方法。苏派油画就始于这个时期。

1958年,广州中苏友好大厦举办苏联经济成果展,其中有一部分是油画展,还在读中学的我跑去看了六七次,深受影响,特别是伊万诺维奇·拉克季奥诺夫的油画《前方来信》的灿烂阳光,至今记忆犹新。

(黄延桐喜欢运用油画丰富的技法效果深入细微地刻画对象的造型,以表现出对象丰富逼真的色彩关系,使画面上洋溢着生命的律动,充满勃勃生机。他的作品展现着谐静、纯朴、天然的美,画中的水乡、朴实的农舍、老牛、小船,都焕发令人心醉的乡土气息。他的画作深入浅出,风景之中蓄满心灵的对话,他把对生活的认识和人生感受浓缩于画中,寓意深远。)

画牛的眼睛看人的世界

●刘:牛是您画客家题材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客家元素有许多,为何选择牛?

黄:刚开始画客家题材时,牛也只是一个陪衬,后来感悟到牛同人类一样也有极其丰富的情感,画牛犹如画人一样融入情感,这种转换也是一种创意,牛与人的情感有了交流的空间,能引起联想。

(黄延桐油画代表作是《牛》系列,牛成了他油画的品牌标签。跟他聊起牛时,他口若悬河,不时起身把我引到他的作品前:一幅幅的牛形态各异,出神入化。他用凝重之笔,画田头拖着犁耙的老黄牛;画依偎在母亲身边享受舐犊之情的小牛;画劳动后慢步在阳光,神态安详的牛;画树荫下躬身吃草的牛……

这些油画,画面意象单纯、色彩淋漓,牛各尽其态,不同眼睛尽传其神。《母子情深》里牛妈妈温厚、慈爱,轻轻贴着它的孩子,眼里写满爱意,小牛犊娇憨可人,眼神单纯而清澈;《走向阳光》里群牛昂首迎着灿烂的阳光,身姿矫健,眼神是意气风发的;而《盼》里的牛,那表面静如止水中包含的丝丝哀怨和祈盼,能轻而易举将人击败。)

最喜欢的题材是客家风情

●刘:在您的画面中经常出现客家小山村、客家围屋、客家人物这样的景致,客家的地域风情往往可以通向人心灵最温存最柔软的地方,您的感受是怎样的?为什么几十年来对客家风情情有独钟?

黄:我的老家梅州属于客家地区,在创作中,我对客家风情情有独钟,缘于对故乡的感受,对客家地区的了解。我认为,保存客家风情,用写实的方法来表达更适当。我不是一个猎奇的人,我崇尚写实的方法。

(黄延桐的《客家风情山村》系列,让人想起19世纪上半叶,当时的法国是重要的艺术之都,巴黎附近风景优美的小村落巴比松成为当时画家写生的聚集地,“巴比松画派”因此成名。这个时期艺术家对于自然的探索,为后来的印象主义积累宝贵的经验。)

办油画工厂成培养人才温床

●刘:您在1980年创办了一家专门从事出口油画的工厂,培养了不少绘画人才,能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黄:1980年,一个早期去了香港的惠州画家邀请我,在惠州办间专门从事出口油画的厂。后来因投资人去世,工厂只好关闭。这一大批初步掌握了油画技术的学员流落到广东各地,也有的留在惠州,慢慢成为惠州油画界的中坚力量。如何水泉、黄吕平、杨昶元等。

●刘:上世纪80年代,美协广东分会为您举办了“星河展”,当时是怎样的情况?

黄:星河展缘于推出美术界的新人新作,有如天上繁星,一颗新星在苍茫的天际上出现。1988年省美协为我举办星河展个人作品展,展出客家风情系列30多幅油画。我的前辈郭绍纲来了、连小提琴家盛中国也来了。那时省美协能为个人举办这样的画展很不容易。

(《客家风情山村》系列1988年星河展展出,这次展览轰动艺坛。之后他在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美国等国家和地区举办过9次个展和多次的国内个人展和联展。)

后记:艺术植入心灵,生命模式就呈现出独具的气脉。50多年的创作经历,成就了黄延桐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它充分体现一个画家的艺术思想、艺术造诣以及画家对人与自然的感悟与理想,这一切使我们的对话沉静、随性而跳跃。

王照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