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念今宵歌舞长春

2017-09-25 22:13:00 稿源:东江时报
产径八景之铜鼓风清。 《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产径八景之铜鼓风清。 《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作者:吴定球

丘福庵(惠东安墩人)是位法官,却雅好联语,他的作品,除上文说到的那副题惠州南河酒家联外,还有一副自题“半闲居”的门联也写得很有味道:

半解一知, 难怪此中真乐趣;

闲鸥野鹤 ,都从这里证因缘。

“半闲居”是丘氏在安墩珠湖老家的居室,居名似是取义于唐人李涉的诗句“偷得浮生半日闲”。“半解一知”云云,则是化用了陶潜《五柳先生传》中“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意思。他也要像陶潜一样“归去来兮”,与闲鸥野鹤为伍,寄情家乡山水,读之可窥见作者的精神追求。

1944年,丘福庵夫妇六旬双寿,亲朋好友送来的贺联喜幛挂满了上下厅堂。丘福庵兴致勃勃,逐一观赏,步至下厅,他在两副署名为“安墩循东中学”和“安墩商联”的对联面前驻足多时,高兴地说:“此二联水平最高,最合吾意!”着人将其移挂到上厅正中。联语是这样写的:

草阁一官闲,谢公居羡林泉好;

菊园千朵灿,陶令归娱岁月长。

华祝何多,遥向天涯瞻海屋;

因缘未了,再来湖上看闲鴎。

二联语清新而意脱俗,没有一般贺寿联常见的谀言和套话。第一副联用谢安、陶潜故事,主人身份自见。第二联以海屋添筹殷勤祝寿,用典无迹。特别是“因缘未了,再来湖上看闲鴎”二语,正可与丘氏“半闲居”下联“闲鸥野鹤,都从这里证因缘”“点击链接”,无怪乎丘氏读了便说“最合吾意”而欣然颔首了。

这两副联语的作者叫张桂腾。

张桂腾(1906——— 1951),惠东安墩洋潭人,17岁入读广东省立三中,毕业后留校任秘书,继受惠阳族人之聘,执教产径养正学校多年,后转赴香港,在新界多间学校教书。1941年底,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香港沦陷,他返回老家安墩,先后任教于羊潭小学及循东中学直至离世,可以说是以教书育人终其一生。生平雅好文辞,所到处多有吟咏,如在产径时期,他曾写下《产径八景》诗,限于篇幅,仅录二首以见大概:

庙堂残废草离离,流水空山读旧诗。

斜日缓从鸦背落,钟声敲断晚炊时。(古庙归鸦)

日夕樟林有艳姿,红霞绿映一丝丝。

得来野径逢樵话,禽鸟啾啾似识余。(樟林夕照)

——— 自然朴真的村野景色、随缘自适的田园情怀,有如一股清澈的山泉在字里行间涓涓流出。这产径,据说就是现在新圩产径村,当年的养正学校以及张桂腾笔下的“产径八景”,不知今日尚在否?

在港执教期间,张桂腾先后为小瀛、启才学校撰写过校门联,主题词都是“读书”二字,见出教师本色:

小苑藏书供饱读;

瀛洲有路许同登。

启读名篇,绸绎经纶资教育;

才期上达,揣摩学问究天人。

张桂腾热心振兴家乡文化,曾组织“崇文社”,搜集和整理举人丘廷献的著作,与同仁相过觞咏,煽扬风雅,每多佳作,文名颇著,被乡人誉之为“第一张桂腾”。

旧时安墩洋潭兴隆市,每年正月十三至十七连续五夜“闹灯棚”以欢度元宵,到“十年文革”被废止。不过张桂腾当年为灯会牌坊撰写的门联,至今仍在乡邦父老中口中流播:

念今宵歌舞长春,乐事喜同庆,好记取明月当头、金杯在手;

幸此地湖山无恙,华筵期共赏,莫辜负上元烟景、大块文章。

同时还写有一副神场对:

瑶坛共结福同沾,看五夜六街,万朵银花开火树;

晈月无边春有价,趁千金一刻,四方玉管动元宵。

安墩洋潭旧俗有“佛爷醮”,每四年举行一次,劳师动众,奢华糜费,张桂腾深病之,特为天师楼撰一联加以讽劝:

功德总难言,看此际捐敛千百资财,装成玉宇琼楼,数日即如云雾散!

繁华原是梦,睹今番掀动十方神圣,罗列金炉宝鼎,满坛曾见佛星临?

有人说:联语创作,“高手在民间”。此话有以偏概全之嫌,但也并非毫无道理。张桂腾名不见史志,文不载典籍,其为人和作品却在乡邦父老中口口相传,虽曾“失踪”于一时,终未至永久埋没。古人说:“劝君不用镌顽石,路上行人口似碑。”其中道理,令人深思。

逯延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