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欲睹东坡新祠 年底或可成行

2017-09-25 22:10:00 稿源:东江时报
    左下:东坡祠正门上方已悬挂饶宗颐题写的匾额。
中间:按《鹤峰纪胜图》设计的东坡祠一景(上为效果图)。《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右上:东坡祠景区航拍图,主要建筑主体工程已完成。《东江时报》记者姚木森 摄

左下:东坡祠正门上方已悬挂饶宗颐题写的匾额。 中间:按《鹤峰纪胜图》设计的东坡祠一景(上为效果图)。《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右上:东坡祠景区航拍图,主要建筑主体工程已完成。《东江时报》记者姚木森 摄

东坡井仍保存至今。

东坡井仍保存至今。

主体建筑已显现出东坡祠的大概面貌。

主体建筑已显现出东坡祠的大概面貌。

东坡祠内部分已完成的建筑。

东坡祠内部分已完成的建筑。

桥东白鹤峰东坡祠曾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贬谪惠州时营建的居所,千百年来为人敬仰,后毁于抗战烽火。2015年12月1日,东坡祠景区复原工程正式动工,两年多时间过去了,如今工程进度如何?

昨日,东时记者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获悉,目前,苏东坡祠地块工程主要建筑主体工程已完成,8月底组织陈列布展,年底前向公众开放;另外,东坡纪念馆将于明年底前完工并向公众开放。

国学大师饶宗颐曾建言重修

东坡祠,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及其家人离开惠州后,惠州人将其故居改为祠堂以作纪念的场所。在近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历朝历代都对东坡祠进行保护和修缮,直至抗日战争期间被日军炸毁。

近年来,社会各界许多有识之士对重修东坡祠的呼声日益高涨,国内诸多专家学者高度关注,国学大师饶宗颐更是建言重修,引起国家、省有关领导高度重视并先后作了重要批示。2012年6月21日,市政府十一届八次常务会议决定重修东坡祠(十一届8次[2012]8号《市政府常务会议纪要》)。2013年4月,惠州市编制了《惠州市东坡祠景区修建性详细规划》。2014年10月,经惠州市规划委员会对入围的3个设计方案进行审议,确定采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设计方案进行建设。2015年5月,项目正式立项,并启动施工招投标工作。2015年12月1日,项目举行动工仪式。

据悉,这期间,饶宗颐为东坡祠题写匾额“惠州苏东坡祠”,该匾额已悬挂在新东坡祠上。

东坡祠主体工程已完成

东时记者从市文广新局了解到,东坡祠项目规划总用地面积3.36万平方米,总投资约为2.8亿元,整个项目由东坡祠核心区、东坡纪念馆区、东坡粮仓文化艺术创意区及游园休闲景观区四大部分组成。项目将依据历史资料和考古发现,重塑东坡故居、翟夫子舍、林婆卖酒处、池墨沼等建筑历史风貌,并将建设成为集东坡生平事迹和文物陈列、国内外专家学者进行苏学研究和文化创意园区为一体的综合性纪念馆。

此外,该项目将与周边的桥东铁炉湖、惠新街、水东街及归善学宫、嘉寺、桃子园等历史街区和文物古迹相衔接,科学统筹规划,有序地实施白鹤峰周边环境的整治改造工作,使之成为惠州的文化地标。

据悉,目前东坡祠地块工程主要建筑主体工程已完成,8月底移交市文广新局组织陈列布展工作,年底前向公众开放;东坡亭粮仓工程文物本体修缮已基本完成,8月底移交市文广新局组织招商引资工作;东坡纪念馆工程正在进行基坑及边坡支护施工,东坡纪念馆明年底前完工并向公众开放;园林景观工程也拟于近期开始施工。

目前,市文广新局已完成了设计单位招标和东坡祠陈列设计方案初稿,包括匾额楹联、室内陈设、场景设计等,并召开了由中山大学、惠州学院、地方文史专家参加的会议组织评审,该局正根据专家意见对设计方案进一步完善和修订。此外,东坡亭粮仓文化创客空间的运营方案编制工作也初步完成。

相关链接

“隐于鹤峰,显之故祠”

2014年10月,经惠州市规划委员会对入围的3个设计方案进行审议,确定采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设计方案进行建设。

本方案将源远流长的惠州文化,通过岭南园林、岭南建筑展示出来,并融入惠州独具特色的民俗文化。展示古韵的同时,改造东坡粮仓及东坡纪念馆,体现惠州时代特征。方案以“隐”和“显”为概念,突“显”东坡祠(故居)的核心地位,体现了后人对苏东坡的敬仰之情;“隐”纳东坡纪念馆,将其藏于白鹤峰,并与东坡粮仓一起融于历史环境。东坡祠复原设计,在考古发掘、现场勘察、文献分析的基础上进行,并通过岭南园林和岭南祠堂庭院组织空间序列,最大限度地展现东坡寓惠文化。东坡纪念馆通过建筑下沉、体量分散、主体建筑覆土绿化的方式,融入环境,建筑风格现代中式,具有时代特色,采用现代技术和材料建造。东坡粮仓将改造成以书画艺术创作为主题的文化创意园,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再利用,赋予其新的功能,使其满足该区域的发展需求。

历史钩沉

东坡祠复原依文献贴近原貌

位于惠州白鹤峰的苏东坡故居虽已损毁,但却是苏轼生平惟一一处自己出资购地设计营建,并且至今仍可以确定地址的住所。

白鹤峰是惠州地域内影响力仅次于罗浮山、惠州西湖的人文地标。因为它曾经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在惠州的故居旧址。数百年来,无数官宦名流、文人墨客游历白鹤峰。白鹤锋承载着如此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这也是为什么惠州要重修东坡祠的重要原因。得益于历代文人骚客的记载,东坡祠重修有文献可依,最大限度地贴近原貌。

苏东坡故居变祠堂

据民国张友仁所著《惠州西湖志》记载:“白鹤峰在归善县东江畔。高五丈,周一里。‘鹤峰返照’,郡城八景之一,古有白鹤观,苏轼谪居,筑室于此。”苏东坡在白鹤峰上筑屋20间,把客厅和书房分别取名为德有邻堂和思无邪斋。新居筑成时,因地高水远,他雇人在新居附近凿井40尺,石尽而得清泉,解决用水问题。后来,东坡井还成为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宋绍圣四年(1097)二月十四日,白鹤峰新居落成,东坡正式自嘉寺迁入。但好景不长,两个月后,东坡再贬海南,不得不与苏过仓促乘船离惠,赴海南贬所,白鹤峰新居则由苏迈携带家眷留守。

宋元符三年(1100)九月,远谪海南的东坡遇赦北归至广州,苏迈带着家眷弃离白鹤峰新居与东坡会合,结束了苏家在惠州白鹤峰居住了将近4年的历史。苏家离开后,“惠人以先生之眷眷此邦,即其居建祠祀焉”。正是从那时开始,白鹤峰新居变成了东坡祠。

历代屡屡重建重修东坡祠

自惠州人把白鹤峰新居变成东坡祠之后,数百年来,这里一直是全国各地文人雅士仰慕之地。尤为难得的是,自有东坡祠以来,数百年间,除战乱等特殊情况外,官府权贵恣意破坏或侵占东坡祠的情况并不多见,即使有,也必然会引起公愤并最终得以纠正。据惠州市岭东文史研究所所长吴定球粗略统计,自宋元符三年(1100)立祠至清宣统二年(1910)共810年间,对白鹤峰东坡祠的重建修葺、扩增配套不少于34次,平均不到25年就有1次。“这说明,历代惠州府和归善县的行政长官大都重视对白鹤峰东坡祠的保护。”

然而,年轮驶入兵荒马乱的民国,白鹤峰东坡祠最终在上世纪40年代初被日本侵略军所毁。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在白鹤峰设惠阳军管会,办了一个小小的约息医院,条件非常简陋。解放战争爆发后,国民党败退,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成立了白云医院,院址设在白鹤峰,主要负责战伤救护、卫生保健、培训工作。1950年2月,原白云医院部分留守人员与粤赣湘边纵队医务处学员约70人在此组建了东江医院,1956年改名为惠阳专区人民医院。1958年5月,医院另行择址筹建新院,在原院址上成立广东省惠阳地区卫生学校,1991年易名为广东省惠州卫生学校。

后来,呼吁重修东坡祠的呼声不断。

历代文献曾详细描述苏东坡故居

在吴定球看来,东坡祠是东坡寓惠文化最重要的载体,也是惠州文化史上最具标识意义的实物构件之一,无论在官方或是民间,都有着崇高的地位。比如,惠州府和归善县的重要官员到任后必须拜谒东坡祠,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东坡祠还是惠州人举行各类文化娱乐活动的公共平台。每年四时游赏,如元宵观灯、清明踏青、端午赛龙舟、重阳登高等,这里都是首选之地。此外,白鹤峰东坡祠是惠州艺文的重要产出地。这些作品,在时间上涵盖了自宋至当代的各个历史时期,作品的体式包括碑文、游记、诗词、楹联、书法、绘画等,无所不有。

清代著名学者王文诰为研究东坡穷尽一生,曾先后于乾隆六十年(1795)和嘉庆十六年(1811)两次到惠州实地考察“苏迹”,其中对白鹤峰苏东坡故居勘查尤为细致。王文诰如此描述苏东坡故居在白鹤峰的具体位置和周边环境:“由左以及后之麓,皆县治背后所连属者。峰头仅此数亩地,左右稍广而前后则隘,今虽改其旧制,然故迹犹可考也。”对故居的整体布局和堂室之间的相对位置:“自峰下历级而上,古荔花繁,橘柑丛立。进为前庑,入门,花木交错,井在其左,升阶为德有邻堂;左为居室,辟小窗以疏篱绕之;右为思无邪斋,启右?则雉堞在其下,江山数百里间青苍环列。”对于德有邻堂和东坡井:“中为德有邻堂,方井大数尺,当两槛之中,以栏扶之。后为正室,以祀公而肖过像于左,皆三间。”

一篇刊登在1937年 《旅行杂志》上的《东坡故居游记》,作者是叶庸庵。这篇游记成文时与东坡祠被毁仅隔数年,读者能从游记中获得东坡祠被毁前的真实面貌。

首先是东坡祠入口:“循北门入,即可登峰,有石级数十,级尽处,有红棉一株,高耸云表,下竖碑石,勒曰‘林婆沽酒处’。”其次是东坡祠的内部构造:“坡祠距此仅一矢之遥,祠深凡三楹,中楹为德有邻堂,苏井(东坡井)即在堂后,后楹肖坡公像,左为其子叔党(即苏过)像,右侧有小轩,为侍姬王子霞(即王朝云)像。中楹右有回廊,通思无邪斋。”再次是东坡祠的周边环境:“斋前为娱江亭,亭左右二池,曰‘池’,曰‘墨沼’,沼东为翟夫子舍……”

百年前《鹤峰纪胜图》成重要参考

东坡祠不仅有文字记载,还有图可看。

2012年8月,惠州文化研究会找到一份珍贵的白鹤峰资料——— 明万历初年的 《寓惠录》。这是一本于明代万历四年(1576)重刻的《寓惠录》,由当时的惠州府知府李畿嗣主持刻印,收录了苏东坡寓惠时的大部分诗文。书后面附录着当时归善县城的地图,不仅能清晰地看到城墙走向、城楼分布和街道格局,还能看到白鹤峰上东坡祠的全貌。

从这张珍贵的地图可以发现,作者对建筑物的朝向格外讲究,而不是像一般古图那样仅仅标明地名即可。比如白鹤峰山门、东坡祠正门均朝西向,面对惠州府城;娱江亭朝北,可俯瞰东江;白鹤峰下的儒学、城隍庙等建筑则朝南。更为难得的是,作者还粗略勾勒了图中建筑物的大致风格。这些忠于原貌的图像,让读者有了清晰的空间认识。

次年,惠州文史学者、惠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李明华找到了一张刊载清光绪 《点石斋画报》的《鹤峰纪胜图》,该图为手绘版,图中绘有德有邻堂、思无邪斋、苏井等建筑,建筑的方位和结构均明晰可辨,院子内的假山、树木等园林景观也一览无遗。该图还传神地展示了游客在东坡祠游览的情形,他们有的闲庭信步谈笑风生,有的仰望匾额若有所思,有的俯身靠井寻幽探趣,有的扶老携幼游览堂屋……

图中的东坡祠房屋结构清晰、风格明显,成为重建东坡祠的重要参考物品。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侯县军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东江时报》记者朱金赞 摄

欲睹东坡新祠 年底或可成行

 

主体工程已完成 最快年底前向公众开放

2017年8月24日东江时报惠事/社会
字号:T|T
    左下:东坡祠正门上方已悬挂饶宗颐题写的匾额。
中间:按《鹤峰纪胜图》设计的东坡祠一景(上为效果图)。《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右上:东坡祠景区航拍图,主要建筑主体工程已完成。《东江时报》记者姚木森 摄

左下:东坡祠正门上方已悬挂饶宗颐题写的匾额。 中间:按《鹤峰纪胜图》设计的东坡祠一景(上为效果图)。《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右上:东坡祠景区航拍图,主要建筑主体工程已完成。《东江时报》记者姚木森 摄

东坡井仍保存至今。

东坡井仍保存至今。

主体建筑已显现出东坡祠的大概面貌。

主体建筑已显现出东坡祠的大概面貌。

东坡祠内部分已完成的建筑。

东坡祠内部分已完成的建筑。

桥东白鹤峰东坡祠曾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贬谪惠州时营建的居所,千百年来为人敬仰,后毁于抗战烽火。2015年12月1日,东坡祠景区复原工程正式动工,两年多时间过去了,如今工程进度如何?

昨日,东时记者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获悉,目前,苏东坡祠地块工程主要建筑主体工程已完成,8月底组织陈列布展,年底前向公众开放;另外,东坡纪念馆将于明年底前完工并向公众开放。

国学大师饶宗颐曾建言重修

东坡祠,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及其家人离开惠州后,惠州人将其故居改为祠堂以作纪念的场所。在近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历朝历代都对东坡祠进行保护和修缮,直至抗日战争期间被日军炸毁。

近年来,社会各界许多有识之士对重修东坡祠的呼声日益高涨,国内诸多专家学者高度关注,国学大师饶宗颐更是建言重修,引起国家、省有关领导高度重视并先后作了重要批示。2012年6月21日,市政府十一届八次常务会议决定重修东坡祠(十一届8次[2012]8号《市政府常务会议纪要》)。2013年4月,惠州市编制了《惠州市东坡祠景区修建性详细规划》。2014年10月,经惠州市规划委员会对入围的3个设计方案进行审议,确定采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设计方案进行建设。2015年5月,项目正式立项,并启动施工招投标工作。2015年12月1日,项目举行动工仪式。

据悉,这期间,饶宗颐为东坡祠题写匾额“惠州苏东坡祠”,该匾额已悬挂在新东坡祠上。

东坡祠主体工程已完成

东时记者从市文广新局了解到,东坡祠项目规划总用地面积3.36万平方米,总投资约为2.8亿元,整个项目由东坡祠核心区、东坡纪念馆区、东坡粮仓文化艺术创意区及游园休闲景观区四大部分组成。项目将依据历史资料和考古发现,重塑东坡故居、翟夫子舍、林婆卖酒处、池墨沼等建筑历史风貌,并将建设成为集东坡生平事迹和文物陈列、国内外专家学者进行苏学研究和文化创意园区为一体的综合性纪念馆。

此外,该项目将与周边的桥东铁炉湖、惠新街、水东街及归善学宫、嘉寺、桃子园等历史街区和文物古迹相衔接,科学统筹规划,有序地实施白鹤峰周边环境的整治改造工作,使之成为惠州的文化地标。

据悉,目前东坡祠地块工程主要建筑主体工程已完成,8月底移交市文广新局组织陈列布展工作,年底前向公众开放;东坡亭粮仓工程文物本体修缮已基本完成,8月底移交市文广新局组织招商引资工作;东坡纪念馆工程正在进行基坑及边坡支护施工,东坡纪念馆明年底前完工并向公众开放;园林景观工程也拟于近期开始施工。

目前,市文广新局已完成了设计单位招标和东坡祠陈列设计方案初稿,包括匾额楹联、室内陈设、场景设计等,并召开了由中山大学、惠州学院、地方文史专家参加的会议组织评审,该局正根据专家意见对设计方案进一步完善和修订。此外,东坡亭粮仓文化创客空间的运营方案编制工作也初步完成。

相关链接

“隐于鹤峰,显之故祠”

2014年10月,经惠州市规划委员会对入围的3个设计方案进行审议,确定采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设计方案进行建设。

本方案将源远流长的惠州文化,通过岭南园林、岭南建筑展示出来,并融入惠州独具特色的民俗文化。展示古韵的同时,改造东坡粮仓及东坡纪念馆,体现惠州时代特征。方案以“隐”和“显”为概念,突“显”东坡祠(故居)的核心地位,体现了后人对苏东坡的敬仰之情;“隐”纳东坡纪念馆,将其藏于白鹤峰,并与东坡粮仓一起融于历史环境。东坡祠复原设计,在考古发掘、现场勘察、文献分析的基础上进行,并通过岭南园林和岭南祠堂庭院组织空间序列,最大限度地展现东坡寓惠文化。东坡纪念馆通过建筑下沉、体量分散、主体建筑覆土绿化的方式,融入环境,建筑风格现代中式,具有时代特色,采用现代技术和材料建造。东坡粮仓将改造成以书画艺术创作为主题的文化创意园,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再利用,赋予其新的功能,使其满足该区域的发展需求。

历史钩沉

东坡祠复原依文献贴近原貌

位于惠州白鹤峰的苏东坡故居虽已损毁,但却是苏轼生平惟一一处自己出资购地设计营建,并且至今仍可以确定地址的住所。

白鹤峰是惠州地域内影响力仅次于罗浮山、惠州西湖的人文地标。因为它曾经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在惠州的故居旧址。数百年来,无数官宦名流、文人墨客游历白鹤峰。白鹤锋承载着如此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这也是为什么惠州要重修东坡祠的重要原因。得益于历代文人骚客的记载,东坡祠重修有文献可依,最大限度地贴近原貌。

苏东坡故居变祠堂

据民国张友仁所著《惠州西湖志》记载:“白鹤峰在归善县东江畔。高五丈,周一里。‘鹤峰返照’,郡城八景之一,古有白鹤观,苏轼谪居,筑室于此。”苏东坡在白鹤峰上筑屋20间,把客厅和书房分别取名为德有邻堂和思无邪斋。新居筑成时,因地高水远,他雇人在新居附近凿井40尺,石尽而得清泉,解决用水问题。后来,东坡井还成为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宋绍圣四年(1097)二月十四日,白鹤峰新居落成,东坡正式自嘉寺迁入。但好景不长,两个月后,东坡再贬海南,不得不与苏过仓促乘船离惠,赴海南贬所,白鹤峰新居则由苏迈携带家眷留守。

宋元符三年(1100)九月,远谪海南的东坡遇赦北归至广州,苏迈带着家眷弃离白鹤峰新居与东坡会合,结束了苏家在惠州白鹤峰居住了将近4年的历史。苏家离开后,“惠人以先生之眷眷此邦,即其居建祠祀焉”。正是从那时开始,白鹤峰新居变成了东坡祠。

历代屡屡重建重修东坡祠

自惠州人把白鹤峰新居变成东坡祠之后,数百年来,这里一直是全国各地文人雅士仰慕之地。尤为难得的是,自有东坡祠以来,数百年间,除战乱等特殊情况外,官府权贵恣意破坏或侵占东坡祠的情况并不多见,即使有,也必然会引起公愤并最终得以纠正。据惠州市岭东文史研究所所长吴定球粗略统计,自宋元符三年(1100)立祠至清宣统二年(1910)共810年间,对白鹤峰东坡祠的重建修葺、扩增配套不少于34次,平均不到25年就有1次。“这说明,历代惠州府和归善县的行政长官大都重视对白鹤峰东坡祠的保护。”

然而,年轮驶入兵荒马乱的民国,白鹤峰东坡祠最终在上世纪40年代初被日本侵略军所毁。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在白鹤峰设惠阳军管会,办了一个小小的约息医院,条件非常简陋。解放战争爆发后,国民党败退,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成立了白云医院,院址设在白鹤峰,主要负责战伤救护、卫生保健、培训工作。1950年2月,原白云医院部分留守人员与粤赣湘边纵队医务处学员约70人在此组建了东江医院,1956年改名为惠阳专区人民医院。1958年5月,医院另行择址筹建新院,在原院址上成立广东省惠阳地区卫生学校,1991年易名为广东省惠州卫生学校。

后来,呼吁重修东坡祠的呼声不断。

历代文献曾详细描述苏东坡故居

在吴定球看来,东坡祠是东坡寓惠文化最重要的载体,也是惠州文化史上最具标识意义的实物构件之一,无论在官方或是民间,都有着崇高的地位。比如,惠州府和归善县的重要官员到任后必须拜谒东坡祠,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东坡祠还是惠州人举行各类文化娱乐活动的公共平台。每年四时游赏,如元宵观灯、清明踏青、端午赛龙舟、重阳登高等,这里都是首选之地。此外,白鹤峰东坡祠是惠州艺文的重要产出地。这些作品,在时间上涵盖了自宋至当代的各个历史时期,作品的体式包括碑文、游记、诗词、楹联、书法、绘画等,无所不有。

清代著名学者王文诰为研究东坡穷尽一生,曾先后于乾隆六十年(1795)和嘉庆十六年(1811)两次到惠州实地考察“苏迹”,其中对白鹤峰苏东坡故居勘查尤为细致。王文诰如此描述苏东坡故居在白鹤峰的具体位置和周边环境:“由左以及后之麓,皆县治背后所连属者。峰头仅此数亩地,左右稍广而前后则隘,今虽改其旧制,然故迹犹可考也。”对故居的整体布局和堂室之间的相对位置:“自峰下历级而上,古荔花繁,橘柑丛立。进为前庑,入门,花木交错,井在其左,升阶为德有邻堂;左为居室,辟小窗以疏篱绕之;右为思无邪斋,启右?则雉堞在其下,江山数百里间青苍环列。”对于德有邻堂和东坡井:“中为德有邻堂,方井大数尺,当两槛之中,以栏扶之。后为正室,以祀公而肖过像于左,皆三间。”

一篇刊登在1937年 《旅行杂志》上的《东坡故居游记》,作者是叶庸庵。这篇游记成文时与东坡祠被毁仅隔数年,读者能从游记中获得东坡祠被毁前的真实面貌。

首先是东坡祠入口:“循北门入,即可登峰,有石级数十,级尽处,有红棉一株,高耸云表,下竖碑石,勒曰‘林婆沽酒处’。”其次是东坡祠的内部构造:“坡祠距此仅一矢之遥,祠深凡三楹,中楹为德有邻堂,苏井(东坡井)即在堂后,后楹肖坡公像,左为其子叔党(即苏过)像,右侧有小轩,为侍姬王子霞(即王朝云)像。中楹右有回廊,通思无邪斋。”再次是东坡祠的周边环境:“斋前为娱江亭,亭左右二池,曰‘池’,曰‘墨沼’,沼东为翟夫子舍……”

百年前《鹤峰纪胜图》成重要参考

东坡祠不仅有文字记载,还有图可看。

2012年8月,惠州文化研究会找到一份珍贵的白鹤峰资料——— 明万历初年的 《寓惠录》。这是一本于明代万历四年(1576)重刻的《寓惠录》,由当时的惠州府知府李畿嗣主持刻印,收录了苏东坡寓惠时的大部分诗文。书后面附录着当时归善县城的地图,不仅能清晰地看到城墙走向、城楼分布和街道格局,还能看到白鹤峰上东坡祠的全貌。

从这张珍贵的地图可以发现,作者对建筑物的朝向格外讲究,而不是像一般古图那样仅仅标明地名即可。比如白鹤峰山门、东坡祠正门均朝西向,面对惠州府城;娱江亭朝北,可俯瞰东江;白鹤峰下的儒学、城隍庙等建筑则朝南。更为难得的是,作者还粗略勾勒了图中建筑物的大致风格。这些忠于原貌的图像,让读者有了清晰的空间认识。

次年,惠州文史学者、惠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李明华找到了一张刊载清光绪 《点石斋画报》的《鹤峰纪胜图》,该图为手绘版,图中绘有德有邻堂、思无邪斋、苏井等建筑,建筑的方位和结构均明晰可辨,院子内的假山、树木等园林景观也一览无遗。该图还传神地展示了游客在东坡祠游览的情形,他们有的闲庭信步谈笑风生,有的仰望匾额若有所思,有的俯身靠井寻幽探趣,有的扶老携幼游览堂屋……

图中的东坡祠房屋结构清晰、风格明显,成为重建东坡祠的重要参考物品。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侯县军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东江时报》记者朱金赞 摄

逯延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