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来听八妹讲惠州鬼故事咯~

2017-10-16 10:46:00 稿源:东江时报

  农历七月十四日,大家不要出夜门,捧着手机看八妹微信就好了。

  应应景,今天就来说说惠州历史上几个最著名的鬼故事。  

  

  

惠州历史上最出名的鬼故事

当数明初岭南才子孙蕡

  在惠州西湖撞见王朝云了  

  话说洪武三年时,孙蕡同友人游览惠州西湖,留宿在栖禅寺的客房里。后,霜月皎洁,如同白昼。他独自走出东廊,看见壁上隐约有字,急唤书童拿灯火到来,照见字体秀丽飞动,一共是七律十首,全为集古人诗句之作。诗后题署“罗浮王仙姑月夜过此有感而赋”。

  他正惊诧间,灯烛被风吹灭,月色隐晦,林间鬼声啾唧。他不敢久留,回僧舍掩门就寝。梦见一位红衣美人,“上衣红绡,下系荷丝裙,从花阴中来,年可二十六七,奇葩逸丽,光夺人目,风鬟雾鬓,飒然凄冷,殊不类人世中所见者”,隔着竹林歌唱,似吴人声腔。他倾耳静听,歌声悠扬宛转,若断若续,风中的松柏好像奏着笙箫相和。红衣美人歌唱了十五首七绝集句,歌声哀怨感人。孙听后,不觉流泪。他急忙去见那红衣美人,她说:“我是钱塘歌者,眉山苏学士的侍妾。”说罢,顿时不见了。孙惊醒,询问寺僧,据答:“寺南有王朝云墓,已经历时数百年,你梦见的也许是她的魂魄吧。”

     

  孤山朝云墓   

  蕡撞见王朝云这一幽事,在孙才子的笔下,《朝云集句》却成了集句文献的经典。而在清初屈大均笔下的另一个惠州鬼故事,就显得凄惨许多。  

  清朝顺治初年,广州流传过一个烈女显灵的故事。屈大均为此写了《韩烈女哀词》,有序云:

   广州有周生者,于市买得一绔,丹觳鲜好,置于床侧。夜将寝,褰帷忽见少女,惊而问之。女曰:  “无近,我非人也。”生惧,趋出。比晓,率闾里来观,闻其声娇啼幽怨,若近若远。久之而形渐见,姿首绰约,阴气笼之,若在轻尘,谓观者曰:“妾博罗韩氏处女也。城陷被执,蕃兵见犯,不从,触刃而死。绔平生所著,故附而来西方净土。诸君见怜,为佛事,则游魂有归矣。”观者泣下,忏礼绔焚,自是遂绝。

   明清鼎革,岭南受兵燹之祸最惨的地方,非博罗莫属。博罗城陷于顺治四年(1647)八月,惨遭清兵屠城,城中望族韩氏“十不存一”,这位韩烈女,就是韩门烈女之一。据说她与剩人和尚同姓同乡,有人疑为其第五妹,但未得确证。

  

  清兵入关,铁蹄所至,生灵涂炭。   

  讲完两个惠州鬼故事,八妹有一件事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惠州人那么喜欢听鬼故事?八妹小时候基本上就是在各种鬼环伺的恶劣环境下长大的,比如想去大江游泳,阿妈就会呵斥“小心被水鬼捉去”!过去的惠州在七月十四这天,尤其忌讳到江中游泳,这一天被说成是“水鬼生日”。据说水鬼只有在这一天拉到一个人,自己才能投胎……又比如在乌漆嘛黑的路上走着,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  

  惠州人这么多鬼故事,估计和2000年来浸淫在道家文化里有关。其实中国历史上最喜欢听鬼故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东坡

   

  苏轼相信鬼神。《东坡事类》载:“坡翁喜客谈,其不能者强之说鬼,或辞无有,则曰,姑妄言之。闻者无不绝倒”。东坡喜欢和人谈鬼,别人讲不出鬼故事,他还强迫别人讲,即使胡编也没有关系,反正他爱听。

   苏东坡为什么有这癖好,后世的专家学者们在惠州找到了答案。原来,苏轼晚年被贬到惠州时,他与一位叫刘宜翁的道士通过信,其中有一封信是与刘宜翁使君书,里面有这样的发自肺腑的交待:

   轼龆龀好道,本不欲婚宦,为父兄所强,一落世网,不能自逭。

  从这封信的内容来看,他七八岁时就跟随一位道士读书,深受道士的影响,本来是不打算当官和结婚的,只是迫于父兄之命,不得已才改变初衷。因此,凡是与道家有关的人和事物,尤其是鬼神,苏轼都深信不疑。

王照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