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蒋介石慕名前来畅游罗浮 赞美其景“美不胜收”

2017-09-29 16:32:00 稿源:东江时报

蒋介石游罗浮山在攀登飞云顶闲暇时留影。

  罗浮山自古以来都被尊为“岭南第一名山”,1000多年来达官贵人、文人墨客游历者多不胜数,时间进入民国时期亦如此。1936年8月26日,时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蒋介石也慕名前来,在罗浮山盘桓三天之久,尽兴而归。

  蒋介石的罗浮之游颇为机密,东时记者查阅了各大报刊关于那几日的报道,均未提及此事。然而在不久后出版的《良友画报》和《蒋委员长寿辰纪念画册》上,都刊登了蒋介石游历罗浮山的照片,摄影者是蒋仲琪——蒋介石的侄子。而蒋介石游历罗浮山的详细经过,也是在近10多年《蒋介石日记》的不断披露之后,才被世人所知。

  蒋介石没有让新闻记者随行,恐怕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当时“两广事变”还在发酵当中,粤系陈济棠与新桂系李宗仁、白崇禧还没有完全妥协,蒋介石的出游行程自然是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

蒋介石与司法院长居正及其女公子在罗浮山留影。

  首站黄龙观 点评龙珠瀑

  据《蒋介石日记》记载,蒋介石是1936年8月26日上午从广州黄埔出发,随行有司法院长居正和女公子居戴春。一行人中午抵达罗浮山黄龙观午餐憩息,傍晚游虾公岩,曰:“其地幽胜,可游也。”又游洗药池、龙珠瀑。蒋对龙珠瀑评价:“观之可乐,然较诸故乡雪窦之瀑,则不及四分之一也。”雪窦山是蒋介石故乡浙江奉化溪口的风景名胜,雪窦飞瀑又名千丈岩瀑布,高达186米,是雪窦山最引人注目的景观。

  蒋介石日记里的纪游有个特点,就是喜欢拿家乡的景物来比较。早在1925年10月18日,时在东征军攻克惠州城之后不久,蒋介石也曾游历惠州西湖,依次走过点翠洲、元妙观、百花洲、红棉水榭,最后来一句点评:“然不能与西子湖比其万一也。”

  从龙珠瀑回到黄龙观,蒋介石游览观前,记曰:“涤尘桥下之水,乃龙珠瀑布之泉,而泛霞石所在处,实黄龙之胜景也。”入夜,留宿黄龙观中。 

蒋介石与罗浮山老道士在石涧中闲聊,该道士极有可能是冲虚观住持曾焕章。

  登顶飞云顶 寻访粤岳祠

  次日上午,一行人出黄龙观,经抱珠亭,来到华首台,一口气走了10里路。稍作休息之后,从华首台的西侧开始登山,于中午时分登上飞云顶。一览众山小的飞云顶让蒋介石心胸开阔,称赞“云雾隐现,开阖靡常”,又静坐默祷一番,说:“四周之山形,皆已得而窥见矣。”

  蒋介石在飞云顶上盘桓了半个多小时,期间还留意到了古代建于飞云之巅的粤岳祠遗址,认为“石碑、石柱皆在,应修建之”。

  粤岳祠修建于清嘉道年间,为香山名士黄培芳所筑,以观日出。据《惠州市志》记载,粤岳祠在飞云顶南端,祀罗浮君之神,祠联“斗南一岳;天外三峰”。至于粤岳祠毁于何时,则不见文献记载。蒋介石日记则透露出至少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粤岳祠遗址仍有石碑、石柱存留,可惜后来一直没有恢复。

  飞云顶让蒋介石深感不虚此行,下山前感叹:“四围万山,环拱俯伏,环顾八荒,俯仰自如,乃知高大之为尊,而登峰造极之可乐也!”游览毕,在飞云精舍午餐,自飞云顶东北侧下山。

 飞云顶下的白水门瀑布。

  观五马归槽 游白水门巅

  从飞云顶下来,不多久就来到“五马归槽”。据《博罗县志》记载,“五马归槽”距离飞云顶2.5公里,“左右层峦环卫,前有犹如案几状的平岗,地形酷似五匹骏马同在一槽进食”。蒋介石一行在此寻访拨云寺旧址。拨云寺建于清同治八年(1869),由华首寺僧严光始建,毁于光绪末年。

  从拨云寺下山,就到了白水门。蒋介石似乎没有留意到落差高达100米、被誉为“南粤第一大瀑”的白水门瀑布,日记中并没有特别提及。但蒋介石在白水门记述道:“地皆平坦(即五马归槽),各成一局,而自白水门巅以下,则崎岖艰步,不可名状甚矣。罗浮胜景,美不胜收,而古瑶台尚未游览,甚自憾也!”

  东时记者还留意到,出版于1985年的《博罗文史》(第一辑)有一篇《蒋介石游罗浮》的小文,署名“朱锦洪口述,张绍辉整理”,记述了蒋介石见白水门瀑布的潭水清澈,特意叫人下山找农民汲取两埕山水挑到山下。不过这篇文章与蒋介石日记出入之处甚多,尚未足采信。

华首台洗衲石。

  夜宿酥醪观 观葛洪丹灶

  从白水门下到山底,就是酥醪观了。时已入夜,遂下榻酥醪观。

  蒋介石夜宿酥醪观的事迹如今可谓广为人知,但均说是发生在蒋介石东征时期,即1925年10月至11月期间,而蒋介石当年在酥醪观睡过的床铺和用过的桌椅依然保存完好,常常被游人叹为一奇。然东时记者查阅大量民国史料,特别是记述蒋介石行实特别详尽的《蒋中正先生年谱》,均没有记载他曾在1925年夜宿酥醪观的记录,恐怕是后人将1936年误为1925年之故。

  蒋介石在日记中并没有对酥醪观有特别的记载。次日上午,就从酥醪观出发,经茶子凹,下铁桥,来到冲虚观午餐。

冲虚观前的会仙桥。

  根据《蒋介石游罗浮》一文记载,在冲虚观接待蒋介石的是住持曾焕章(字雪凡),其过程情形大抵可信:几部汽车来到冲虚观外边停下,蒋介石及随从人员相率走进冲虚观。蒋介石穿便服、着便鞋,戴草帽(毡帽式),随员有穿便服和中山装,有武装警卫30余人。知客带到西客堂住下。冲虚观住持曾雪凡见到蒋介石立即拱手作揖为礼,并口称蒋委员长。蒋介石即说:“你不是军人,不必称委员长,叫蒋先生便是。”曾雪凡陪同蒋介石在观内游览,在后花园歇息时,蒋介石询问:“此处是否有个朱明洞?有多远?”曾雪凡谓就在附近,相距不远,是否即叫道人领路前往?时适天色转暗,恐下雨,没有成行。

  蒋介石虽然没有去朱明洞,但是游览了冲虚观周边的人文景观,日记中提到了葛洪丹灶。在冲虚观游毕,蒋介石一行下午返回黄埔。

花絮

  猎人枪响 虚惊一场

  《蒋介石游罗浮》一文还记载了一个小故事:蒋介石一行从白水门下到半山的时候,忽然砰砰枪响,警卫人员立即散开搜索,结果捉到4个上山打猎的持枪农民,立即将他们缴枪,并捆绑押下山去。打猎农民解到广州后,交由警察局审讯,后来找到几个曾到酥醪洞打猎的人,认得这4个农民曾经共同上山打猎后才释放。放行时返还枪枝子弹并有放行条,另外发给每人10元路费,让他们自行返回博罗。

朱明洞景区的洗药池。

  延伸阅读

  民国罗浮山旅游有多热闹?

  罗浮山虽然自古以来就是岭南第一名胜,但由官方有组织、有政策地开发成公园景区,则自民国始。1921年5月,惠籍人士黄强、邓铿等上书广东省长陈炯明,条陈罗浮山自辛亥革命以来遭山匪占据、盗伐严重的情况,请求保护罗浮山。接报后,陈炯明偕伍廷芳、汪精卫等要员于1921年12月10日前往罗浮山考察,小住两天。10天之后,由同行的内务部技士容觐彤写成《开辟罗浮计划书》,拟将罗浮山建成公园,可堪比北戴河、莫干山、庐山等中国著名避暑胜地。然而计划虽好,但由于此后粤局震荡,陈炯明下野,开辟罗浮山的计划也只好不了了之。

  1930年2月,有感粤局平稳之后游人游览罗浮山络绎不绝,省建设厅开始动议重新开辟罗浮山,厅长邓彦华特意去函江西省府,希望能借鉴庐山牯岭的开发经验。江西省府回函后,省建设厅立即派员前往罗浮山勘测,以便早日兴工。此后,罗浮山逐步得到开发,游人也纷至沓来。至1934年,罗浮山避暑区已经热闹非凡,有报载称“山上各著名道观,如冲虚、白鹤、酥醪等观,均被客租住一空,尤以冲虚观与华首台二处,更为拥挤,各处皆住百人以上,一时摩肩接踵,热闹非常,为从来所未有之盛况。”

黄龙观涤尘桥。

  无独有偶,东时记者查到一本出版于1934年的《罗浮游览指南》,作者陈炎佳,新会人。书中配有10多幅当时游客在景点流连的照片。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图中的自然景色,和今天的仍一模一样。这本书堪称是罗浮山历史上第一本图文并茂的旅游指南了。

  《罗浮游览指南》是面向外地游客发行的罗浮山旅游指南,除了有交通攻略之外,还有食宿的费用表,可谓走心。从费用表来看,从省城出发,乘坐电轮每人0.8元,穿上餐费0.4元,道士带路费每日1元,轿夫每十里每人1元……东时记者计算了一下,游览一趟罗浮山(含顺道免费游览惠州西湖),所需费用为20.9元。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20.9元等于现在多少钱?根据1927-1936年间上海大米平均为每市石(160市斤)10.2银圆,也就是每斤大米6分多钱。现在普通大米的价格大约是2~3元一斤,可见大米价格比民国时翻了30多倍。如果按30倍物价上涨的话,1934年的20.9元,等于现在的627元。

  很多人可能会以为627元怎么这么贵!其实陈炎佳一群人游览罗浮的时间是11月2日至13日,整整是两周时间!放在现在仅仅是两周的住宿费用,随便也要数千元了!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严艺超

  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严艺超 翻拍

王照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