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有奖报料热线:2239110/18898898855

一张民国时期的彩票牵出一段惠州西湖开发史

2017-09-28 16:06:00 稿源:东江时报

惠州西湖泗州塔周边的环境显得有些荒芜,摄于1932年。

  日前,旅居海外的惠州网友“循州不肖生”向东时记者展示了一张民国时期的惠州彩票。这张彩票来头不小,名曰“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发行于民国二十年(1931)5月,面额“肆圆”。

  自晚清至民国,半个世纪之内惠州西湖经历了3次大规模的整理、开发。第一次是由晚清名臣邓承修发起,第二次由陈炯明发起,但这两次都因为不久后的时局动荡,如庚子惠州起义、国民革命军东征,都没有太大的作为。第三次则大有不同,不仅由广东省政府出台建设规划,还首次采用发行彩票、售卖地皮等方式筹款,拉开了上世纪30年代的西湖建设大潮。

高奇峰摄影作品之《广东惠州西湖远望》,摄于1932年。

高奇峰拍摄的惠州西湖红棉水榭。

  壹

  为什么要整理惠州西湖?

  因得到苏东坡的遗泽,惠州西湖自宋代以来就成为粤中名胜。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记述惠州西湖景观,有龙塘、明月湾、归云洞、点翠洲、披云岛、漱玉滩、孤屿亭、荔枝浦、鳌峰亭、濯缨桥、西新桥、栖禅寺、六如亭、朝云墓等,并指西湖有“台榭二十余所,亭馆为广东之胜。”

  然而,由于惠州是名副其实的军事重镇,为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地处城墙保护之外的惠州西湖,也极容易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自明清鼎革以来,历次兵燹都或多或少地波及到西湖,到了清代末年反清革命和民国初年军阀混战,这样的破坏尤甚。民国旅行摄影家李松高写过一篇《惠州西湖记》,他在文中说,此时在湖上最显眼的风景依然是泗洲塔,但古塔已经饱受兵燹之害,破损不堪:“泗洲塔危立孤山侧,因年久失修,砖墙剥落,而枪痕弹迹,密如蜂房,远年古物,罹此兵燹,殊可惜也。”

  再加上当地百姓那时候还不懂得环境保护,至上世纪20年代末,惠州西湖已经一片破败景象,湖水质量差到极点。1930年,曾在广东省立第三中学(即惠阳高级中学前身)执教的崔其炜老师记述说:“惠湖之水极污秽,尤以当春季水涨时为甚,断不可用。而就近西湖之住民,为利便计,即以之为饮料,危险殊甚。每当春夏之交,痢疾遂成为普通之症。”

  有鉴于此,惠籍乡绅黄强、钟鼎基、张友仁等在1931年元旦过后不久,就向广东省政府上呈了《发展惠州西湖及筹建西湖苗圃提议书》和《发展西湖计划大纲》,呼吁当局重视惠州西湖的历史文化地位,尽快成立惠州西湖管理局,培育西湖植被,另外借鉴汕头利用彩票筹建中山公园的成功经验,筹集资金建设惠州西湖。

  惠州人建设西湖的提议很快得到了省政府的首肯,经1931年1月29日省政府第五届委员会第136次会议议决:“照准,交省建设厅办理。”

高奇峰摄影作 品之《广东惠州西湖野渡》,摄于1932年。

  

  一份有诚意的西湖调查报告

  这次上书广东省政府,惠州人可谓做足了功课。他们首先请省农林局副局长侯过出面,草拟了重新整饰的计划。按照侯过的计划,首先是对惠州西湖进行一次详尽的调查,其次是来一次精准的测量,在这个基础上再考虑基础设施建设。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经费问题,侯过预计这次开发西湖需要20万元。

  这20万元怎么凑?侯过的如意算盘是分四步走:“一、发行公债,划出西湖地段为担保;二、卖彩票,划出地段为奖品;三、卖地,划出最良部分地段若干,分别等级,估定价格面值公卖,或抽签发卖;四、附加捐务。”

  说干就干!惠州首先请来了省里的规划专员余觉芸前来惠州西湖考察。从余专员的考察报告来看,他确实认真负责地做好了这项工作,比如他很有创见性地提出了必须要建筑环湖马路,以方便游客乘车游览;又“就地势所宜,将全湖划分为商场、住宅、公园、别庄、局所、图书馆、娱乐地及坟场等地址”。特别是针对西湖诸山坟墓遍野的情况,指出“现时在湖畔之坟墓,而非具有名胜或古迹之关系,须一律定期迁。庶大好湖山,不至为累累荒塚,及断碣颓石碑而减色。”

  余觉芸在考察报告的结论上说:“吾人当认定此次之整理,非徒为惠州地方上之事务,乃为全省开辟最优美之胜地,化军事上之天险,而完成山川间之形胜。他日者计划告成,布置就绪,中外人士联袂而来遊。青山欲语,绿水不波,大足以供遊乐而资流连,岂不美欤?”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余觉芸这份考察报告算得上是诚意之作,因为在后来的《发展西湖计划大纲》和省建设厅的一系列规划安排,都是以此为脚本的。

高奇峰拍摄的惠州西湖湖心亭与泗州塔合影。

  叁

  成立惠州西湖管理局

  1931年3月,在得到省政府的首肯后,以钟鼎基为代表的惠州乡绅,按照侯过和余觉芸的发展计划,先期募得公债券15万元。4月中下旬,省政府即委任钟鼎基为惠州西湖管理局局长,张友仁为副局长。接到任命后,钟鼎基马上偕同建厅工程处处长谭景常等来到惠州,设局址于红棉水榭,热火朝天的西湖建设自此拉开序幕。

  值得一提的是,余觉芸本来建议将惠州西湖管理局设在西湖五贤祠的故址,即今天的惠州宾馆一带,但最终还是选址在红棉水榭。从中大概猜测出有两个原因,其一是钟鼎基赶时间,新建一座局机关要花不少时间;其二自然是为了省钱,因为红棉水榭有现成的办公场所。

  惠州西湖管理局的第一期计划,首先是修筑环湖马路,今天我们经常经过的环绕西湖的马路,大抵就在这个时期初现雏形。其实是聘请著名画家将惠州西湖的各部分风景分别拍摄,“然后根据原有之地形,构成一中国式之天然图画,全国之美术家,为之评定,按照多数美术家之意见,以定理想之西湖图案”,然后再根据这些西湖图案来“从事建筑,以冀尽善尽美”。

民国著名画家高奇峰。

高奇峰弟子何漆园的国画作品《雁塔斜晖》。

  在聘请著名画家这点上,钟鼎基也可谓下了大力气,请来了当时人气甚高的高奇峰。高奇峰是“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与兄高剑父、陈树人合称“岭南三杰”。1932年,高奇峰偕弟子容漱石、赵少昂、何漆园、张坤仪等来到惠州,为惠州西湖拍摄了大量照片和选取画材,有不少投稿到《北洋画报》刊登,为我们保存了不少那个时间点的惠州西湖老照片。

  遗憾的是,东时记者并没能找到高奇峰关于惠州西湖的绘画作品,这可能与高奇峰在1933年就溘然长逝有关。不过何漆园倒是留下了《丰湖秋夜》和《雁塔斜晖》两幅国画,估计就是在那时候绘就的。

“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正面。

  肆

  发行“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

  据《发展西湖计划大纲》显示,这次开发西湖的总预算是276728元,而收入除了发行公债之外,主要靠土地出卖和发行彩票,其中土地出卖预计筹款25.1万元,张友仁买了荔浦风清建荔晴园,就在这个时候;发行彩票预计筹款5万元。这张珍贵的“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正是见证了这段历史。

  据“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上的信息显示,这张彩票的发行时间是1931年5月,开奖时间是两个月后的7月1日,总共发行4万张,每张卖毫银4元。彩票募得的资金,六成用于派奖。

  抽奖的形式和今天的双色球一样,使用摇珠法,不过玩法大不相同。彩票背面有详细的游戏规则,即抽奖10次,共有10个级别的奖励:头等奖8万元,二等奖1万元,三等奖2000元,余则1000元、700元、600元、500元、400元、300元、100元。另外“头奖左右二票每条奖银二百元”,也就是说,以这张彩票的号码“25145”中了头奖为例,“25144”和“25146”两张彩票都有安慰奖200元。

“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背面。

  彩票开奖日一再延期

  为了达到预期效果,钟鼎基呈请省建设厅,将“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的发行范围扩大到全省29个县市,还函请广东省会公安局代为推销。但出乎钟鼎基意料的是,“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的发售情况并不理想。眼看到了开奖日期,“各县市将券款及存根缴回者尚属寥寥”,钟鼎基不得不上呈省建设厅,请求开奖日期延迟至8月1日。

  然而,截至7月28日,全省广州、开平、台山、高要等11来个分销处仅售出彩票3163张,实收毫银12019.4元,其余18个县市“均未将券款、存根缴回,无从列报”,不得不再延迟到8月15日开奖。开奖期限快到时,又因为还有中山、新会、博罗、阳江等县的券款和存根未缴回,再一次延迟到9月5日开奖,可谓一拖再拖。

  对于这种情形,钟鼎基也颇为无奈,他解释说:“查此次售出奖券,成绩甚低,固由于近日生计艰难,人民购买力薄,而时局影响,未始无因。”

  至于彩票最终有没有在9月5日顺利开奖,中奖情况如何,东时记者由于查不到更多的史料,具体情形无法得知。但是根据张友仁《惠州西湖志》一处短短的记载——“用彩票法得款数千元”——大致可知这次发行彩票,是以失败告终的,距离筹款5万元的目标相差甚远。

  尽管发行彩票筹款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这并不影响当局整理惠州西湖的大计。从1931年至1935年这几年间,惠州西湖相较以前还是有了较大的改观,各种硬件设施和人文景点的完善,仍然吸引了各地游客纷至沓来。特别是到了夏天,西湖游客络绎不绝,所有游艇画舫,“均被雇一空,且价值甚昂,利市三倍”,“百花洲、六如亭、元妙观、资福寺、湖心亭、红棉水榭,均游人如鲫,至入夜九时许,始陆续散去”。

1928年的红棉水榭,民国的惠州西湖管理局就设在此处。

  伍

  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前,惠州西湖一直是岭南乃至全国的热门景点,大有媲美杭州西湖之势。1938年2月,当代著名的地理学家和气象学家竺可桢取道惠州,特意雇舟游西湖,感慨惠州西湖“远方小岛仿佛武林(杭州的古称)”。

  本版文图 《东江时报》记者严艺超

王照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