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户外圈人物志之黄塘主:江湖飘着哥的传说 而哥仍在江湖

2017-12-22 11:31:00 稿源:东江时报

  策划君说:

  如果说“全民健身”这个概念带来城市到乡村运动休闲方式变化,经济发展奠定的物质基础是毋庸置疑的。在惠州,体育运动与健身休闲不仅仅是一种方式,更多成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各种圈子里外都有“神仙”,有高手,有追随者,有粉丝。曾经离我们很远的“户外圈”,如今早已如王谢堂前燕飞进寻常百姓生活中,圈中高手们的江湖逸事,让我们娓娓道来。

  人物档案

  黄伟强

  今年54岁,圈内人称他“黄塘主”。他是惠州户外圈里 “教父级”人物,15年来,一直坚持组织惠州磨房 60公里徒步;他是惠州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会长,协会参与组织多场全市大型体育活动,并常常做公益培训、普及登山等户外常识。

  黄伟强这个月很忙,第十五届磨坊惠州60公里徒步将在12月24日举行,作为组织者之一,他要做的准备工作太多。

  这位“大哥”的名字,比起他在惠州圈子里如雷贯耳的号,简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黄塘主——念起这个号,惠州运动、户外、休闲、公益圈子的萝卜和菜鸟们,就有种“哥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哥的传说”的劈叉感,况且这位哥,至今仍在江湖活跃着。

  这位惠州驴友心目中的“教父级”人物,究竟牵出一个多大的惠州户外圈子,至今难以说清。惟一能确认的是,十五年来,惠州户外江湖已非当日吴下阿蒙,而“黄塘主”却一直是圈子的中心人物。

2003年“黄塘主”组织惠州磨房第一届60公里徒步。

2003年“黄塘主”组织惠州磨房第一届60公里徒步。

  1 “黄塘主”之名

  时间回到2003年。

  黄伟强已经玩了两年多的户外,但都是去深圳玩,因为“惠州还没兴起”。此时的黄伟强40出头,工作稳定,家庭安定,不惑之年过得很顺畅。

  2001年,认识的朋友中有几个跑到深圳,趁着深圳户外运动兴起之际,带着这位 “身体结实”的哥们,结队去爬梧桐山、七娘山,走东西冲海岸线。

  两年时间里,他们几乎把深圳的山山水水给踏了个遍。至今,黄伟强还能一口气念出深圳几乎所有的户外线路和地点,并对地形地貌特征极为熟悉。

  当时,大多数户外活动的发起都是在论坛上发帖征集,驴友们需要在论坛上注册个ID,黄伟强自然不例外。多年后,对于“黄塘主”这个响彻深莞惠户外圈的大名,他笑着解释:市区鹅岭的黄塘,那是惠州地质队的住宅区,他在那里出生长大,自己家就在黄塘路黄塘村,而且姓黄,就叫“黄塘主”吧。他那时没上网,朋友顺利给他注册了这个ID名,意思是“他是黄塘那儿的人”。

  “真的没有特殊含义,这个名字念得也顺口,所以大家都喜欢这么叫我。”确实很顺口,“黄塘主”这号,伴随他超过十五年,久而久之,他的名字反而被“忘记”了。如今,说起黄伟强,很多人是“呀,他是谁”,但提起“黄塘主”,肯定是“哦,早就听说”。

  “塘主”之名,就此闯出。

今年10月底,市公益救援促进队参与象头山驴友救援。

今年10月底,市公益救援促进队参与象头山驴友救援。

  2 地质队干过的

  “黄塘主”与户外结缘,并非从玩开始。

  1963年,黄伟强出生于惠州。他的父母,是湖南人,解放后随着南下大军来到惠州,干的就是“挖土勘探”的地质活儿。

  那个年代出生的孩子,读书的黄金年龄却在“文革”中动荡,随后黄伟强当过兵,退伍后在地质队呆过,用他的话说,就是“天天在野外”。后来,他进入惠州一家国企,工作与生活慢慢安稳下来。

  也许是在地质队呆了多年,黄伟强身体条件特别好,腿脚练得特别快,即便到现在,玩了这么多年徒步、长跑,他的膝盖依旧没出毛病。那时的工作,就是“天天得背着一堆东西穿山越岭”,风餐露宿的日子,对野外的生存经验是一种长年累月的积累,就是一个人呆在山里几天,他也能活着走出来。

  “以前当惯野人,后来坐办公室,就觉得不出去走走,浑身不对劲。”黄伟强自认为,玩起户外、上手很快,更多的因素是“家族遗传”,“都是干过地质的,能吃苦”,总想往野外走。

  他的性格,爽朗、大方、坚毅、利索,也是让他在户外圈子如鱼得水的重要原因之一。对此,老搭档“民兵营长”李春峰说:“跟他,怎么玩都可以,舒服。”

2011年,“黄塘主”与驴友参加长沙50公里徒步。

2011年,“黄塘主”与驴友参加长沙50公里徒步。

  3 惠州磨房徒步

  对标深圳,于是有了惠州磨房60公里徒步。

  黄伟强参加过2000年深圳第一届百公里徒步活动,24小时通宵行走,从蛇口走到大鹏,那“酸爽”没法说清。2002年,深圳磨房成立,百公里徒步成为深圳磨房的标志活动。

  “黄塘主”此时已成了老驴,“我和朋友寻思着,我们惠州也应该把深圳模式搬过来,搞自己的徒步”。2003年,惠州磨房开版,作为版主之一的“黄塘主”,寻思着要在惠州“搞一些活动”,于是大家商量,深圳有100公里徒步,那么惠州也来个徒步吧,100公里强度太大,多少公里合适呢?“折中点,就60公里吧”,于是惠州磨房60公里徒步诞生。

  2003年11月16日,对于“黄塘主”来说,是难忘的一天。第一届惠州磨房60公里徒步举行,从惠城区的江北走到大亚湾的三棵树,当时参加的驴友100多人,一半是深圳客,东莞和惠州驴友再对半。

  “我那次走完了全程,号码还是001号!”回忆起十五年前的第一场惠州磨房徒步,这位发起人笑着说:“走完的只有20多人,但志愿服务已经一对一了,因为担心大家不熟悉路况。”他尤其记得那年的主题——我们一起走向大海!

  十五年来,“黄塘主”一直坚持组织惠州磨房60公里徒步,虽然后面他更多是做统筹指挥,但事前组织工作依旧由他领衔事无巨细搞定。这个徒步,也成为惠州户外活动最有影响力的品牌之一,让河源、梅州等城市纷纷效仿。

  通过磨房60公里徒步,“黄塘主”的名号,越传越开。“哥的传说”于是渐渐在江湖兴起:惠州玩徒步,先找“黄塘主”。

  4 圈子从小到大

  很多时候,物质决定意识。

  经济圈有个定论:一个地区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代表着该地区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收入水平。这表示,这个地区的经济水平和居民生活概念,会有一个“质变”。

  市统计局发布的惠州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02年,惠州GDP为525亿元,人均GDP为1.86万元,汇率折算在2500美元左右;2012年,惠州GDP2368亿元,人均GDP为5.884万元,汇率折算约为8061美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更是达到2.35万元。

  10年,惠州的户外运动也经历了一个“质变”。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户外是有钱人的游戏”这个概念,很盛行。花钱买装备、开车到野外、周末很空闲……玩户外的人,不仅有钱,而且很闲。这个概念,让惠州的户外圈子在10多年前似乎处于 “大众之外”,真正懂的人并不多。那时,惠州能疯起来的人很少,圈子更小,在“黄塘主”印象中,只有磨房、西子聚拢了一批人,也就百来号,活动更多是徒步、穿越,玩的是野外山岭,学的是深圳模式。

  2010年惠州绿道建设迎来标志性节点——红花湖绿道启用。此后,短短的两年间,“4+2+2”的休闲模式风靡这座城市,4个轮子的汽车代表户外运动,2个轮子的自行车代表休闲运动,2条腿代表着个人的健身运动,以小众、个体为主的户外模式逐渐转化为以家庭、大众为主的多样化模式。政府、部门、公益组织以“全民健身”为口号发起的各种竞技比赛和休闲活动,更是吸引了各类“狂人”,引领了各种“热”。

  当户外成为城市人的一种生活休闲方式,也就代表着他的大众化。“现在惠州户外活动遍地开花,而且有自己的特色,如果我组织50个人,这50个人就可以各自组织50个团队,这种裂变的规模难以计算。”黄伟强如此感叹。

  5 结识民间高手

  所谓圈子,就是那么一群玩在一起的人。

  “黄塘主”的朋友圈里,大都因户外结识,珠三角乃至全国各地。手机里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圈里的朋友到底有多少个,他没数过。他说:“因为户外运动,结识了很多惠州的民间高手、各路神仙,搭建起一个更加宽广的户外平台。”

  “民间高手”与“各路神仙”,有高调者,有低调人,但在圈子里甚至圈子外,早已传出名气。

  高龄者,当之无愧“红花湖大姐”,今年62岁,“铁三”名人。说起与“红花湖大姐”魏凤琴的相识,黄伟强觉得很搞笑,“红花湖大姐”这个名字还是他给取的。2013年的一天,黄伟强组织环红花湖跑比赛,跑得正起劲,魏凤琴套着一个游泳圈上来了,“你们在干嘛?”“环湖跑。”“我能参加么?”“欢迎欢迎!”“游泳圈怎么办?”“放心,志愿者会帮你拿到终点。”终于问到名字,要取个ID好登记,“这样吧,在红花湖认识的大姐,就叫‘红花湖大姐’吧”。自此,“红花湖大姐”被牵进圈子,而且沉迷其中,随后名声大作。

  90后,“皮卡丘”阮荣飞,跑马狂人。2014年跟着“黄塘主”参加深圳的半马,那时还是个生手,是顶替别人参加的。“他花了2小时多跑完,最后跑到脚抽筋,是用担架抬着上车的。”结果这一跑,激出了“皮卡丘”的无限潜能,成为惠州跑马圈“当红炸子鸡”,到全国各地练腿。甚至,2015年参加国际黄金赛事——捷克的布拉格马拉松,是第一个在布拉格跑马拉松的惠州人。

  还有“民兵营长”,这位2006年“感动惠州”年度人物,在2005年惠州遭遇台风水浸街时开着自己买的冲锋舟冲上街救人。他与“黄塘主”是户外老搭档了,同属60年代人,是惠州最早一批自驾游发烧友。如今,这对多年老友依旧是搭档,只是一个退居幕后,一个依然活跃在江湖。

  这些“旧识”说起“黄塘主”,都会不约而同回忆起认识他的那一刻,感叹被带入圈子的心甘情愿。

2007年与驴友穿越大南山,那时“黄塘主”(左二)当义工。

2007年与驴友穿越大南山,那时“黄塘主”(左二)当义工。

  6 转型公益救援

  江湖中,往往能力越强,责任越大。

  最初,“黄塘主”除了组织活动,常常给媒体提供经验,只要有驴友在惠州发生户外事故,媒体记者都会采访他,请他分析并做提醒。黄伟强也不保留,希望普及户外知识。

  转型从2013年开始。那一年,他接任惠州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会长一职。这个协会,成立于2008年,是一个非营利性体育类社会组织。“接任之后,玩法就不同了,多了个任务,要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黄伟强介绍,在市体育局指导下,协会参与组织多场全市大型体育活动,并常常做公益培训、普及登山等户外常识。

  2014年,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参照周边城市做法,在体育局支持下,成立惠州市公益救援促进会(HCRA)。这个救援促进会,100多位成员全部是惠州有户外经验的志愿者,体能好,身手灵活,专业人士多,是一支民间专业救援队。“深圳早在8年前就有专业的民间户外救援队,珠三角户外运动兴起,经验不足的驴友容易出事,惠州成立民间救援队,是对公安、消防等力量的支援,也是对政府救援的补充。”身为救援促进会会长的黄伟强这么解释。

  救援促进会包括山地救援队、高空救援队、特勤中队、医疗辅助队、城市搜救队、无人机搜救队及水上搜救队。救援队成立以来,参与了不少救援行动:2015年6月惠东白马山打银坑深圳驴友迷路救援行动,12月21日深圳光明滑坡事故救援行动;2016年3月惠阳白云嶂迷路事件、4月惠东大南山迷路事件救援行动;今年11月连续两起深莞驴友迷路惠阳白云嶂救援。

  “玩出经验了,不能就只是自己玩,要为社会做点什么。能承担起一定的社会责任,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黄伟强感慨,惠州越来越多的户外组织参与公益,发挥各自优势,例如“蓝天”救援队、“狼帮”救援队,这个圈子公益组织越多,发挥的力量就越大。

  “我们还计划组建惠州青年户外志愿者服务队,把年轻户外达人组织起来做公益。”54岁的“黄塘主”还不服老,“户外登山促进会还成立了党支部,我这身体还行,任党支部书记。”

  对了,这位“江湖大哥”,已经有34年党龄。

  对话》》》

  “户外不只是玩,更是实践环保健康理念”

  “黄塘主”一点都不显老,短短的寸头,一身运动装,没有油腻中年的肚腩,笑起来一口白牙,看上去40出头。当他告诉我们1963年出生时,我们都不信,随后感叹会玩的人才是真年轻。于是,对话从玩开始。

  磨房十五年

  东时记者:磨房举办十五年了,很感慨吧?

  黄伟强:以徒步的方式领略惠州的江山湖海美景,感觉很不错。活动在珠三角影响很大,最多的时候包括志愿者,有上万人参加。

  东时记者:磨房活动都在惠州范围?

  黄伟强:有两届捞过界。2005年,从罗浮山出发,走到增城;2010年,从博罗观音阁出发,走到河源古竹,再转回来。

  东时记者:磨房活动有什么变化?

  黄伟强:越来越多的家庭参与,现在有很多家长抱着几个月的BB参加。60公里徒步,不仅仅是一种健身方式,还是一种环保的体验式出行,更重要的是,这个活动很和谐,大家在一起运动,虽然彼此不认识,但是很友好,彼此分享快乐和开心。记得2010年那一届,有个驴友带着7岁的儿子参加,结果儿子走得太快走散了,父亲很着急找到我,我说别急,沿途有很多人,会联系上的。很快,一个老乡就联系上了志愿者,说孩子跟着他,聊得很开心。这个驴友很高兴,结束的时候找到这个老乡,拿出几百块钱感谢,老乡坚决不收。这件事让我很感动,虽然小,但是温馨。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户外运动中,惠州骑行蔚然成风。《东江时报》记者方炳徐 摄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户外运动中,惠州骑行蔚然成风。《东江时报》记者方炳徐 摄

  户外不只是玩

  东时记者:户外以前很神秘,大多数人认为都是疯子。

  黄伟强:其实,户外不只是玩,更多是实践一种健康与环保的理念。我们圈子里的高手,各有各的特色,有玩铁三的、跑马的,还有自驾的,甚至有开房车出去体验的。大家觉得适合自己的方式,就是最好的。

  东时记者:你在各种活动中一直强调环保。

  黄伟强:环保是一种很广泛的概念,我们户外活动必须对环境产生最小的影响。我们圈子里有个“li美眉”,老驴友了,是个女老师,为人很低调,但是常年坚持一件事。她对户外环保特别有研究,一直开展“清洁山野”活动,把环保理念灌输给大家,例如活动坚持“户外八项原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为了实验户外踩踏对草地造成的影响以及恢复难,找了一块草地,一次次踩踏,一次次拍照看变化,最后直到草地变成了土。然后,她每年坚持到这里拍照,观察草地恢复情况。她用最直观的方式,告诉大家户外活动对生态的影响。还有一年,她特意找了一个山间,将瓶子、粪便、塑料袋、纸张等物品埋在土里,每一年都挖出来观察降解程度,以这样的方式讲述哪些物品对环境造成的影响最小。

  东时记者:很特别的驴友,让人印象深刻。

  黄伟强:是的。她很坚持,感染了很多朋友。每年的“清洁山野”活动,都有许多驴友参加。

  全民健身带来的改变

  东时记者:你是一直看着惠州户外运动的发展,变化很大吧?

  黄伟强:“全民健身”带来的改变实在太明显了。当年磨房徒步,几十公里要走八九个小时,大家还累得半死,现在绝大多数根本不在话下。以前大家觉得红花湖一圈18公里很难跑下来,现在觉得一圈不过瘾,还要两圈。惠州人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了。

  东时记者:惠州户外圈子里,男女比例如何?

  黄伟强:惠州户外运动爱好者,男女比例各占一半。这是惠州特色,不同于深圳的亮点。深圳是女的居多,每次户外活动,三分之二都是女的。

  东时记者:像你一样坚持的多么?

  黄伟强:这种真不多,从头到尾坚持下来的很少,我这种是“老顽童”了。很多玩户外的,20-30岁很疯狂,然后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了孩子后更是陆续放弃,能够重拾的一小部分人,都是40多岁家庭工作稳定之后,等于“再次出山”。

  东时记者:有想过出个微信公众号普及户外知识么?

  黄伟强:开公众号,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下期预告

  在惠州户外运动圈子里,“红花湖大姐”魏凤琴可谓是赫赫有名,“黄塘主”把她称之为“一匹走向中国的老黑马”。音乐教师香战远开着房车玩户外,无论走到哪,无论有多累,都可以住在温馨舒适的“家里”。我们将陆续推出他们精彩的户外运动江湖逸事。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李向英 香金群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黄塘主”提供

王照冰